我会爱·阿赫马托娃诗选

  安娜·阿赫玛托娃是现代俄罗斯文学史上最富魅力而又复杂的文学现象之一。她以其传统而又自出机杼的诗艺,在众多的白银时代女诗人中高出一头,她早年以撷取生活的戏剧性细节表现恋爱中人物的心理活动而见长 。在走过了偃蹇多舛的生活道路之后,诗风变得开阔而苍凉,形式上也随之转变。

作者简介

  阿赫玛托娃(1889—1966)
20世纪俄罗斯著名女诗人,阿克梅派的主要代表。被誉为“俄罗斯诗歌的月亮”,又享有“俄罗斯的萨福”之称。曾获诺贝尔文学奖提名。
译者:
高莽(1926—2017),笔名乌兰汗,生于哈尔滨,长期在各级中苏友好协会及外国文学研究所工作,从事翻译、编辑、俄苏文学研究和中外文化交流与对外友好活动;同时从事文学与美术创作。2013年11月,高莽凭借译作阿赫玛托娃的叙事诗《安魂曲》,获得了“俄罗斯-新世纪”俄罗斯当代文学作品最佳中文翻译奖。

目录

封面
前折页
版权页
文前彩插
简略的自述
我会爱
《黄昏集》选译

在皇村
一 林荫路上牵走了一匹匹马驹……
二 ……那儿是我的大理石替身……
三 黝黑的少年在林荫路上徘徊……
无论是那个吹风笛的男孩……
深色披肩下紧抱着双臂……
门扉儿半开……
你可想知道全部过程……
吟唱最后一次会晤
心儿没有锁在心上……
白夜里
风儿,你,你来把我埋葬……
灰色眼睛的国王
他爱过……
我的生活恰似挂钟里的布谷……

诗两首
一 枕头——上下都已……
二 还是那个声音,还是那道视线……
我对着窗前的光亮祈祷……
《念珠集》选译
心慌意乱



我们在这儿是些游手好闲之辈……
眼睛不由自主地乞求宽饶……
真正的体贴不声不响……
我有一个浅笑……
你好!你可曾听见……
记忆的呼声
你知道,我正为不自由所苦……
1913年11月8日
别把我的信,亲爱的,揉搓……
我来到诗人家里做客……
我送友人到门口……
这十一月的日子,可会把我原谅……
我不乞求你的爱……
《群飞的白鸟》选译
你好重呀,爱情的记忆……
用经验代替智慧,如同……
缪斯走了,踏着……
别离
滨海公园里小路黑黝黝……
万物都让我想起他……
总会有一种普普通通的生活吧……
她来了。我没有流露心中的不安……
皇村雕像
微睡又把我带进了……
你为什么要佯装成……
我们俩不会道别……
祷告
狂妄使你的灵魂蒙上阴影……
记1914年7月19日

傍晚的天色茫茫昏黄……
我不知道你活着,还是已经死去……
我的影子留在那里了……
我觉得——这儿永远……
《车前草》选译
家中立刻静了下来,最后一朵……
你背信弃义:为了绿色的岛屿……
天一亮我就醒来……
我和一个高个人私交……
你当时看了一眼我的脸……
我问过布谷鸟……
尘世的荣誉如过眼烟云……
这件事很简单,很清楚……
身躯变得何等可怕……
我没有遮掩小窗……
如今再没有人听唱歌曲……
颈上挂着几串小念珠……
短歌
我听到一个声音。他宽慰地把我召唤……
《ANNO DOMINI》选译
抛弃国土,任敌人蹂躏……
他悄悄地说:我甚至不惜……
这儿真好:簌簌,飒飒……
黑戒指的故事



铁铸的栏杆……
你不可能活下来……
站在天堂的白色门口……
我的话咒得情人们死去……
写给很多人
《芦苇集》选译
缪斯
二行诗
但丁
柳树
活人一旦死去……
离异
一 我们经常分离——不是几周……
二 正像平素分离时一样……
三 最后一杯酒
安魂曲
代序
献词
前奏
一 拂晓时他们把你带走……
二 静静的顿河静静地流……
三 不,这不是我……
四 爱嘲笑人的女人……
五 我呼喊了十七个月……
六 淡淡的日子,一周又一周飞逝……
七 判决
八 致死神
九 疯狂张开了翅膀……
十 钉死在十字架上
尾声
马雅可夫斯基在1913年
《第七本诗集》选译
我们的神圣行业……
宣誓
英雄气概
胜利
一 炮声轰鸣,大雪漫天……
二 防波堤上第一座灯塔亮了……
三 胜利站在我们的门外……
四 1944年1月27日
五 解放了的土地
悼念友人
从飞机上外望
一 几百俄里,几百英里……
二 我要竖起一块雪白的石头……
三 春天的机场上,青草……
三个秋天
亲人的心儿都高悬在星际……
在少先队夏令营
CINQUE
一 我仿佛俯在天边的云端……
二 声音在太空中消逝……
三 很久以来我就不喜欢……
四 你自己何尝不知道,我不会……
五 我们不像沉睡的罂粟花那样呼吸……
那颗心再也不会回答我的呼唤……
这就是它,果实累累的秋季……
长诗未投寄时有感
莫斯科的红三叶
一 近似题词
二 无题
三 再敬一杯
代献词
十三行
召唤
夜访
音乐
片断
夏花园
我仿佛听见了远方的呼唤……
不必用严酷的命运恐吓我……
献给普希金城
一 啊,我心疼呀!他们曾把你烧掉……
二 这棵柳树的绿叶早在十九世纪已经枯萎……
短歌四首
一 旅人的歌,或从黑暗中传来的声音
二 多余的歌
三 告别的歌
四 最后的一支歌
诗集上的画像
回声
诗三首
一 是时候了,应该把骆驼的嘶鸣遗忘……
二 翻一翻黑色的记忆……
三 他说得对——又是街灯,药房……
永志不忘的日子又临头……
如果天下所有向我乞求过……
悼念诗人
一 人间的绝唱昨天哑然……
二 缪斯像盲人俄狄浦斯的女儿……
皇村礼赞
故乡的土
科马罗沃村速写
最后一朵玫瑰
什么诺言都不顾了……
虽然不是我的故土……
《集外篇》
那轮狡猾的明月……
我用昂贵的、意外的代价……
会被人忘记?这可真让我惊奇……
就在今天给我挂个电话吧……
书上题词
一年四季
我早已不相信电话了……
严酷的时代改变了我……
回忆有三个时代……
一九一三年的彼得堡
两人的目光就这么下望……
阿赫玛托娃
封底

精彩书摘

  1889年6月11日(公历23日),我在敖德萨近郊(大喷泉)出世。那时家父是退伍的海军机械工程师。当我还是个周岁的婴儿时,被带往北方的皇村[1]。我在皇村住到十六岁。
我早年的回忆——都与皇村有关:苍翠碧绿而又未经人工布置的花园,保姆携我玩耍的牧场,毛色斑驳的小马跑来跑去的跑马场,旧的火车站以及其他,这一切后来都写入《皇村礼赞》中。
我每年在塞瓦斯托波尔城外箭湾之滨度夏,在那儿我与大海结缘。那几年最深刻的印象莫过于古城赫尔松涅斯[2],我家就住在它附近。我按列夫·托尔斯泰编的识字课本学会识字。五岁时,听女教师给年长的孩子们上课,我也学会用法语讲话。
我十一岁写成第一首诗。我不是从普希金和莱蒙托夫那里开始接触诗,而是从杰尔查文(《贺皇族少年生日诗》)和涅克拉索夫(《严寒,通红的鼻子》)。这些诗,我母亲都能背诵。
我在皇村女子学校上学,最初学习成绩甚劣,后来大有改进,但始终不太愿意学习。
1905年,我的双亲分居,妈妈携儿带女迁往南方。我们在叶夫帕托里亚住了一年整,我在家中自修学校倒数第二年级课程。我怀念皇村,写了不计其数不成样子的诗。1905年革命的余音隐隐约约传到与世隔绝的叶夫帕托里亚。最后的一个学年是在基辅市丰杜克列耶夫学校读完的,1907年于该校毕业。
抱歉,此资源仅限VIP下载,请先
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随时与我们联系,只要看见一定及时回复,谢谢。本站内容均搜集于网络,本身不存储任何资源,也不提下载服务,如侵权到您,请提交反馈,我们将配合您第一时间删除。

这本书怎么样?

点击星号为它评分!

平均评分 5 / 5. 投票数: 1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评分!成为第一位为此书评分。

书名:我会爱·阿赫马托娃诗选
作者:(俄罗斯)阿赫马托娃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ISBN:9787020131747
下载说明: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随时与我们联系,只要看见一定及时回复,谢谢。本站内容均搜集于网络,本身不存储任何资源,也不提下载服务,如侵权到您,请提交反馈,我们将配合您第一时间删除。
0
分享到:

书评0

请先

没有账号? 注册忘记密码?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