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施舍:世界经济简史

经济发展的原因是什么?制度性因素是否导致了不同社会财富的差距?贫穷社会是否可以依靠外在的力量获得经济发展?错误的观念为何在创造误解,加剧差距?而在这漫长的历史上,是什么导致了人和经济走到如今的困局?

马尔萨斯陷阱、工业革命、大分流——人类告别施舍,摆脱残酷发展循环,重新选择贫富命运的前行之路。经济史学家格里高利·克拉克运用各个文明的经济史料,以人和文化的角度向我们解释制度与资源在社会中的合理角色,揭示文化在发展中的关键作用。

编辑推荐

★ 回溯人类十万年经济历史,揭示社会如何打下经济基础,如何走出周而复始的贫穷

世界经济史的基本轮廓出奇的简单,在公元1800年以前,人均收入因社会或时代而异,但整体没有呈上升趋势。受到马尔萨斯陷阱的桎梏,技术进步带来的短暂收入提升最终一定会被人口增加所抵消。因此,公元1800年一般民众的生活品质并不比公元前十万年的一般民众更高,人们在1800年的平均寿命不比狩猎采集时期长;近两百年前展开的工业革命,永玖改变了物质消费的可能性。一群受惠国家的人均收入开始持续增长;然而,繁荣并未出现在每一个社会。但是,

马尔萨斯陷阱为什么会持续这么久?

为什么率先在工业革命时代逃脱陷阱的是英国,又为什么在1800年?

随后为什么会出现大分流?

★打破从《国富论》《资本论》到《枪炮、病菌与钢铁》的既有史观

作者从粗略、杂乱甚至偶尔自相矛盾的实证中,梳理了描述人类悠久历史的简明架构。运用这些架构能同解析人类历史的惊人事实和详载于这本书中的现实世界。延续《国富论》《资本论》《西方世界的兴起》以及《枪炮、病菌与钢铁:人类社会的命运》的发展脉络,以“大历史”的角度讨论:“我们是怎么走到今天的?”“为什么要走那么久?”“为什么贫富不均?”“我们要往哪里去?”

★ 经济史学家格里高利·克拉克作品,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乔治·阿克尔洛夫推荐

作者简介

格里高利;克拉克 (Gregory Clark)著

经济史学家。1957年生于苏格兰,1979年毕业于剑桥大学,主修经济学与哲学。后进入哈佛大学经济系就读,1985年取得博士学位。现任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经济史教授兼系主任。研究方向为“长时期”的经济增长与国家财富,主要研究对象为英国与印度。著有《告别施舍:世界经济简史》《父酬者:姓氏、阶级与社会的不流动》。

洪世民 译

台湾大学外国语文学系毕业。专职翻译。译作有《仪式的力量:成功人士的日常》《如何独处》《经纪人的末日》等。

精彩书评

工业革命的起因是什么?对这次彻底改变了10万年来人类生活方式的事件,格里高利·克拉克有一个精彩而迷人的解释。——乔治·阿克尔洛夫,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著名经济学家

目录

第 一 章 绪论 十五页的世界经济史

第一部 马尔萨斯陷阱:公元 1800 年前的经济生活

第 二 章 马尔萨斯经济的逻辑

第 三 章 生活水准

第 四 章 生育力

第 五 章 寿 命

第 六 章 马尔萨斯与达尔文:富者生存

第 七 章 技术发展

第 八 章 制度与增长

第 九 章 现代人的出现

第二部 工业革命

第 十 章 近代的增长:各国的财富

第十一章 工业革命之谜

第十二章 英国工业革命

第十三章 为什么是英国?为何不是中国、印度或日本?

第十四章 社会面的后果

第三部 大分流

第十五章 公元 1800 年以后的世界增长

第十六章 分流的近因

第十七章 为何不是全世界都发展起来了?

第十八章 结论:奇怪的新世界

附录

注释

参考文献

精彩书摘

十五页说清世界经济史(选段)

世界经济史的基本轮廓出奇的简单,在公元1800年以前,人均收入(每人可获得的衣、食、住、热、光)因社会或时代而异,但整体没有呈上升趋势。受到本书将阐述的一种简单却有力的作用—马尔萨斯陷阱(Malthusian Trap)—的桎梏,技术进步带来的短暂收入提升最终一定会被人口增加所抵消。

因此,公元1800年一般民众的生活并不比公元前十万年的一般民众优渥。更确切地说,1800年全球多数人口甚至比他们远古的祖先贫穷。有幸生在富裕社会,如18世纪英国或荷兰的民众,物质生活水准大致与石器时代相同;但为数众多的东亚及南亚居民,特别是中国人、日本人和印度人,则只能勉强维持生计,各方面的条件可能还不如穴居人。

不论从哪一方面看,生活品质均毫无进展。人们在1800年的平均寿命不比狩猎采集时期长:只有30至35岁。石器时代人类的身高(一种衡量饮食品质及儿童患病率的指标)甚至高于1800年。石器时代的采集者从事少量工作即可满足物质所需,1800年代的英国人却得拼命一辈子,才能购得起码的舒适。物质消费的种类也没有增加。一般采集者的饮食和工作生活,远比1800年的典型英国工人丰富多彩—尽管当时英国人的餐桌上多了茶、胡椒和糖等舶来品。

而且狩猎采集社会是平等的,各成员间的物质消费量相差无几。相反的,主导1800年代的农业社会普遍存在着不平等,少数富人使大众的收入更形短绌。简·奥斯汀(Jane Austen)或许描写过贵妇阔少享用下午茶时的优雅对话,但对1813年的英国大众而言,生存条件其实并未好过他们在非洲草原赤身裸体的祖先。达西家族只是少数,多数人家生活穷苦。

因此,若依照最广义的物质生活标准,人民的平均福祉从石器时代到1800年甚至不进反退。1800年代单凭低技术性劳动力维生的穷人,若回到狩猎采集社会,日子说不定会过得更好。

近两百年前展开的工业革命,永久改变了物质消费的可能性。一群受惠国家的人均收入开始持续增长。当今最富有的现代经济体,比1800年平均富裕10至20倍。此外,到目前为止,工业革命最大的受惠者是低技术性工人。原本就很有钱的地主或资本家,以及受过教育的人固然从中获得丰厚的利益,但工业化经济最大的恩泽是留给了最贫困者。

然而,繁荣并未莅临每一个社会。某些国家(主要分布在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地区)现今的物质消费远低于工业革命前的水准。马拉维和坦桑尼亚等国倘若不曾接触工业化世界,而继续处于未工业化的状态,在物质方面会更宽裕。现代医学、飞机、汽油、电脑—这些两百年来科技丰饶的象征,已在那里创造出近乎史上最低的物质生活水准。这些非洲社会仍陷于马尔萨斯的年代:技术进步徒使人口增加,并使生活水准下降到仅够“维持生计”的水平。但现代医学已将最低生存必需物质降至远低于石器时代的水平。工业革命一方面缩小了社会内的收入不均,另一方面也拉大了各社会间的收入差距,这个过程近来被称作“大分流”。各国间的收入差距高达50:1。在此时此刻的地球上,同时出现了前所未见的富裕和贫穷。

因此世界经济史引发三个彼此相关的问题:马尔萨斯陷阱为什么会持续这么久?为什么率先在工业革命时代逃脱陷阱的是英国这个蕞尔小岛,又为什么在1800年?随后为什么会出现大分流?本书提出对这三大谜团的解答—凸显三者关联性的解答。工业革命何以在当时发生,本质为何,又何以引发大分流,答案都可溯至数千年前,马尔萨斯时代的深处。过去的阴魂仍牢牢掌控着当今的经济。

对于本书把焦点放在物质条件上的做法,势必有人觉得太狭隘、太偶然而无法涵盖数千年来的种种社会变迁。工业化社会能够演变成现代社会,物质上的财富想必只能反映一小部分的原因吧?事实正好相反,有充分证据显示,无论在社会内或社会间,财富,唯有财富,是决定生活方式的关键因素。收入的增长会改变消费和生活方式,几无例外。当收入于工业革命时期开始攀升,就已撒下美国农民和制造工人于近年来先后没落的种子。如果我们别具慧眼,甚至可在1800年预见到步入式衣帽间、男女洗手间、焦糖玛奇朵、意式甜醋汁、精品酒、文理学院、私人教练,以及价值50美元的主菜。

未来几个世纪,当然会有许多惊奇迎接我们,但未来的经济大体上不是什么奇境异域。我们已经看到富人如何过日子,而他们现有的生活方式强烈预示着如果经济持续增长,我们终将如何度日。例如每个参观过大英博物馆(British Museum)或梵蒂冈西斯廷礼拜堂(Sistine Chapel)的人,都预先尝到被观光浪潮淹没的滋味:再经过二三十年的强劲经济增长,这股浪潮将会席卷世界各地。就连高收入者对个性化旅游及餐饮的需求,如今也走向工业化的规模。

一如我们可透过富人的生活预见未来,前工业世界的少数富豪,也过着我们现在的生活。现今美国郊区居民坐进平生第一部SUV的喜悦,完全呼应了伦敦一位富有的公务员佩皮斯(Samuel Pepys)在1668年购买自己第一辆马车的心情。庞贝和赫库兰尼姆城(Herculaneum)自公元79年维苏威火山(Vesuvius)爆发当日便于时空中冻结,去这两座重建后的古城走一趟,你就知道美国郊区居民乐于搬进什么样的住宅:“挑高天花板、中庭,房间宽敞,有精细的马赛克图案及花园水景—维苏威山景一览无余。”

因此我不会为聚焦于收入一事致歉。长期来看,收入对塑造生活的影响力大于任何意识形态或宗教。要信众心虔志诚,神明的旨意绝不如收入强势,因为收入巧妙地操控了我们生活的架构。

资源下载此资源仅限VIP下载,请先
本站仅作书籍推荐,不提供下载服务。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与我们联系,看见一定及时回复,谢谢。如有疑问,请提交反馈

这本书怎么样?

点击星号为它评分!

平均评分 5 / 5. 投票数: 1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评分!成为第一位为此书评分。

书名:告别施舍:世界经济简史
作者:[英]格里高利·克拉克
译者:洪世民
出版社: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ISBN:9787559828538
豆瓣评分:7.8
本站仅作书籍推荐,不提供下载服务。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与我们联系,看见一定及时回复,谢谢。如有疑问,请提交反馈

评论0

请先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