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王

日本首相与傻儿子互换身体?!

政治家武藤泰山好不容易当上日本首相,

却随即遭遇不明袭击,

竟然和自己的笨蛋儿子互换了身体!

再加上丑闻频发的内阁、

虎视眈眈的政敌、

玩弄舆论的媒体,

还有蠢蠢欲动的国外势力。

当尔虞我诈的政坛混入一个笨蛋,谁能真正赢得民心?

编辑推荐
这本书总算引进了!热血搞笑又深刻的政坛喜剧。

与东野圭吾平起平坐,

印量突破两千万册的日本“国民级”作家,

《半泽直树》作者池井户润代表作。

原本习以为常的生活如今步履维艰。

这正是我们需要池井户润的时候!

〇为半泽直树“加倍奉还”热血沸腾过的朋友们,

又一本帮你燃起斗志的书来了!

创造日本收视纪录的日剧《半泽直树》第二季,

堺雅人+香川照之原班人马回归。

你可知道原作者池井户润除了《半泽直树》外,

还有一部被翻拍为高分神剧的《民王》?

〇远藤宪一、菅田将晖、高桥一生出演同名日剧

豆瓣近四万人评价8.5分!

CONFiDENCE日剧大奖获奖作,

豆瓣网友口碑“本季Z佳!”

〇印量突破两千万册的金牌作家燃情书写

征服全亚洲的神剧《半泽直树》原作者,

与东野圭吾平起平坐的“国民级”小说家池井户润!

作品本本畅销,曾获江户川乱步奖、吉川英治奖、直木奖等多个奖项。

【书中印有作者亲笔题签】

〇不仅是喜剧,更有现实意义

现实中的政坛,又何尝不是一场糟心的闹剧?

日本首相安倍多次公开场合读错字,

被讽刺是和笨蛋互换了身体。

手下负责网络安全的大臣自爆式发言:

从没用过电脑,不知道USB是什么。

〇读者读后大呼“有趣”“畅快”“深刻”!

日本读者评论:

“有趣的同时,还有一种伸张正义的畅快感。影射了日本政治家的无能。”

“池井户润独树一帜的作品。不仅是喜剧,更能读出年轻人心中的正义,和日本政治家的愚昧。”

“作品深层有着十分高尚的内涵,告诉我们在面对大的声音时要保持怀疑,认识到独立思考的重要性。”

 

作者简介

[日]池井户润

1963年生于日本岐阜县,毕业于庆应义塾大学。凭《无底深渊》获得江户川乱步奖,并由此出道。此后,他不仅凭《铁之骨》获得了吉川英治文学新人奖,更三次入围直木奖,并最终凭《下町火箭》获奖。

他的作品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曾22次影视化,日本众多老戏骨与新星都曾出演过由他的作品改编的影视剧。其中,堺雅人主演的《半泽直树》更是以最后一集42.2%的成绩获得了日本平成年代收视率第YI名。

他的作品多以职场为背景,写的总是小人物、小公司的不懈努力与绝地反击。

不论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拿起他的作品,都能开心地读下去,并从中感受到力量。

乔蕾

1985年生人,毕业于南京师范大学日英双语专业,江苏省翻译协会成员。曾旅日工作生活,热爱日本文学,对日本文化有着深刻独到的见解。译作有渡边淳一《不分手的理由》,雫井脩介《检察方的罪人》等。

目录
前言

第一章 奉天承运

第二章 父子相声

第三章 绝密搜查

第四章 校园生活

第五章 丑闻爆发

第六章 吾辈民王

尾声

精彩书摘
前言

选举到了决定胜负的关键时刻。

首相[1]田边靖在内阁支持率持续低迷的情况下突然表明辞意,那一天大概是三周前,9月1日。

“我有话跟你说,有时间吗?”

武藤泰山被叫到首相官邸,“我准备辞职。”听到田边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泰山一时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等一下,总理,连续两届总理在任期内放弃政权实在说不过去吧……”

去年9月,前任首相安西滋也是突然宣布辞职,引得举国哗然。安西是在秋天的临时国会中发表施政演说之后辞职的,所有人被这无厘头的举动震惊得目瞪口呆,那场演说也完全成了一场笑话。

理所当然,社会上对民政党的责难愈演愈烈,支持率暴跌。在之前的参议院选举中,民政党历史性地惨败于在野党第一大党宪民党,被夺去了超过半数的议席,导致现在众议院与参议院由不同党派领导,形成了目前国会的异常格局。

现在,继安西之后,连田边也要在任期刚满一年的时候辞去内阁总理大臣的职务,这绝非寻常之举。“临阵脱逃是要枪毙的!”泰山脑中甚至浮现出这样的话,不过还是忍了下来,心里盘算着到底如何劝说才好。

“我实在太累了,拜托你了,让我辞职吧!”

田边眉头紧锁,哭丧着脸快要哭出来了。泰山见此情景,后槽牙传来一阵钻心的痛。牙齿蛀了,可是还没有时间去看医生。

“拜托我有什么用,你先想想民众会怎么想吧。”泰山忍着牙痛,言辞间带着身为干事长的威严。

原本表情漠然的田边听闻此话,无力的眼神中起了一丝波澜。

“那就变成继安西之后连续两位首相不足一年就放弃了政权,作为民政党总裁,作为内阁总理大臣,你觉得这样好吗?”

“这些我都明白!我也知道这样不太好,可是……我真的顶不住了。”田边心虚地说,语气中带了一丝抱怨,“我没有信心改变现在的政局,等到临时国会召开,宪民党肯定还会猛烈地攻击我们,到时候如果还是我当首相,我们绝对赢不了啊!”

“这不是靠一己之力就可以解决的问题,现在的局势本来就不是常态。”泰山训诫道,“不管是谁在这个位置上,想要扭转局面都不容易,你这样垂头丧气的让人怎么办呢?”

泰山不是不理解他的心情,现在被内阁联盟[2]的民连党掣肘,连临时国会的召开日都做不了主。

空有首相的头衔,得不到民连党的同意就什么都做不了,田边一定是烦透了这束手束脚的状态。

“现在的政权问题是你辞职也解决不了的。”

“可是……藏本宪民党对田边民政党的局面不就破解了?”

田边的话听起来不过是逃兵的借口。藏本志郎是宪民党的党首,之前宪民党在参议院选举时增加了不少席位,所以他现在处处跟田边针锋相对。

“喂,要是因此失去了执政权怎么办?”泰山耐着性子劝说,“辞职就输了。不是你输,而是整个民政党输。”

“我就是为了不输才要辞职的啊!”

诡辩!口不择言的田边完全像个耍赖的孩子,撇着嘴角,黑框眼镜后面投来控诉的眼神。

田边身上有种不管正确与否,一旦决定了就不再听从劝告的孩子气。

泰山原本打算说服他改变主意,此时也觉得不得不放弃了。

“上任才不过一年哦。”泰山提醒他说,“这可能是你政治生涯中唯一一次登上首相的位子,就这样在任期内弃权,不会后悔吗?这些都认真考虑过了吗?”

“当然。干事长。”田边回答得斩钉截铁,“这些事情我已经考虑清楚了,这是深思熟虑之后的决定,我田边靖绝不食言。”

骗人!泰山紧紧盯着田边,心想:就职演说的时候,明明说要全心全意恪尽职守,现在这算什么?

“明白了!”

泰山说着,双手“啪”地拍在膝盖上站起身来。这个男人一旦确定了心意,决断非常迅速。

“如果你辞意已决,我就不勉强了。我把这件事转达给政调会会长们,没问题吧?”

“拜托!”

面前的这个男人已经全无堂堂一国首相该有的威严,泰山低头看着他,感到一阵强烈的危机感袭来。

两位首相接连放弃政权,各界对于民政党不负责任的谴责已无可避免,长期以来领导日本政局的民政党的国民信赖感很有可能遭到史无前例地重创。

田边的辞任无疑会使民政党陷入前所未有的窘境。

不过,与此同时,意想不到的机会也摆在了泰山面前。

纵观整个民政党,现在最适合接替田边的政治家,除了我武藤泰山之外,再无其他人选了。

这是上天赐给我的良机。

泰山一边朝与首相官邸同一层楼的官房长官办公室走去,一边心里想着。

田边时代结束了。

接下来登上首相这把交椅的,不会是别人,将是我武藤泰山。

接受田边辞去首相的请求之后,民政党总部召开了临时干事会议,当举行民政党总裁选举的决议定下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

之后,由原法务大臣担任委员长的政党选举管理委员会决定了选举日程,9月10日进行告示,22日进行投票。

在告示当天,表明参加竞选的除了泰山,还有两人——领导茂木派的茂木正一和领导竹田派的松田宪政。民政党议员票225票,地方票300票,对这合计525张选票的争夺战,在后天投票日来临之前,进入了白热化的程度。

“现在什么情况?”

坐在个人事务所里,泰山又看了一眼时钟,向走进屋来的公派第一秘书贝原茂平问道。贝原茂平的名字听起来有些老派,不过他才刚刚三十二岁,志愿是成为政治家,大概是从选举区一步步奋斗到国政来的。

“地方票过半数基本不成问题,问题是议员票,不过目前竹田派的动向还不明朗。”

在选举战中,对民政党议员及党员们的选票的预估将会左右能否当选,到最后关头都不能有一丝放松。

不知是谁说过的,永田町流传着这样一句格言:“火灾在最初五分钟决定生死,选举在最后五分钟决定成败。”再加上谁支持哪一位候选人对组阁时的人事安排影响巨大,所以更加不能马虎。贝原在这一点上绝对称得上优秀,他能洞察其中的微妙之处,切实精准地预估和考察。虽然年纪不大,但作为选举参谋很有天赋,读票能力比泰山见过的所有政客都要优秀。

“松田先生不足为虑,先生。”贝原继续说,“据我查访,投给松田先生的议员票大概有20票,加上地方票10票,完全不是我们的对手。对于松田先生来说,这次的总裁选举不过是为了露露脸,估计他本人也没想过要当选。问题在于茂木阵营。”

“议员票有可能拿到60票吗?”

如果是那样,将会是一场恶战。

“应该能拿到。”贝原斩钉截铁地说,“地方票的票数大致持平,所以胜负就在议员票了。关于议员票,目前先生的预估票数是85票。如果20票投给松田先生,那么剩下的不到65票将会决定胜负。也就是说,关键是竹田派的票,我想这一部分只能借助城山先生的威望了。”

城山和彦是民政党中举足轻重的议员,是泰山所属的城山派的老大。

“竹田先生不是那么容易搞定的。”

听了泰山的话,贝原重重地点了点头。“其实他更想从自己的派系里选出人来参加总裁竞选吧。”

这竹田康造,说好听点,是民政党的谏诤之臣,实则是个倚老卖老、喜欢说三道四的老油条。和泰山一样,他出身于议员世家,政界名门,当过一阵子首相。众所周知,他爱唱反调,电视采访倒也罢了,一旦涉及实际事务就十分烦人。大概是因为这个,原本竹田麾下的有望之辈都另寻出路了,现在竹田身边一个能担任首相职务的议员都挑不出来。话说,泰山也投奔过竹田,后来才转投城山麾下的。

如果不是投奔到城山派,估计85票的议员票都很难拿到。不过事到如今,跟竹田已经分道扬镳了却还要去看他的脸色,实在是太难堪了。

果不其然,当泰山拜托他把票投给自己时,竹田翻出过去的事情来推三阻四,所以才有了城山出马从中调和的一幕。

泰山之所以刚才频频关注时间,是因为晚上七点在赤坂一家店里开始的会谈快到结束的时候了,而会谈的结果将在很大程度上左右总裁选举的走向。

如果竹田此时头脑发热闹脾气,那么很有可能会把票投给茂木。真是那样的话,泰山想要当上民政党总裁——也就是内阁总理大臣,至少要等到几年之后了。

“实际上,有些传言……”贝原脸色一沉,“听说茂木先生已经跟竹田先生密谈过几次了。”

“真的吗?!”

泰山不由得从沙发上直起身来。“这种事情怎么不早说!”

“正因为都不知道,所以才说是密谈。”

“哦,也对。”听贝原这样说,泰山嘟囔了一句接着问,“那,会谈的内容呢?”

“不知道。不过,如果谈妥了应该会有消息传出来,正因为什么都没谈妥,所以才听不到任何风声。”

“有道理……”

泰山长长地叹了口气,闭上眼睛双手交叉搭在肚子上。

对于一遇到选举就会到日本各处拉选票的猛将泰山而言,没有比等待更难熬的事情了。

老头子,拜托你了……

虽然内心期待着城山能够成功,不过对方毕竟是竹田,他能想象得到谈判绝非易事。

泰山一直焦心等待着,他手机铃声响起的时候,早已过了晚上九点钟。

看到屏幕上显示出城山的名字,泰山不禁喉咙“咕嘟”了一声。

“我谈完回来了。”

可能是在车上打的电话,城山威严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含混不清。

“辛苦您了。”

克制住想要直奔主题的冲动,泰山乖顺地表达了慰劳。

“我有话跟你说,现在到我办公室来一趟吧。”

泰山立刻紧张起来我马上就来”,说完便结束了通话。

“我们走,贝原!”

贝原早已站起身来,他从泰山的神情就已经判断出是城山打来的。

“是好事吗?”

“不知道。”泰山面色有些为难,“现在出发就是去看看结果如何。”

现在泰山能做的事情很少,信城山,听天命,仅此而已。

来到位于三番町的办公室,走进会客室的时候,城山已经在那里等候了。

城山身穿白色衬衫,因为喝了酒而满脸通红,正用力地扇着扇子。一看到泰山,他立刻站起身来,将二人让到沙发上坐下。

“我刚跟竹田见面回来。”

泰山屏住了呼吸,等他继续。正题之前先做铺垫是城山的坏毛病。从他透露出深深疲惫的脸色中,可以看出刚刚交涉的艰难。

“听说茂木先生找过竹田先生三次了。不过,以我跟竹田先生的交情,不需要三次,一次足够了。”

这话透露的是什么信息?贝原在旁边紧张得咽了口口水。

“听好了,泰山,明后天的总裁选举,竹田派的票会投给你。”

一直紧张地盯着城山的泰山,脸上瞬间堆满了笑容。

“谢谢您。”

面对深深低下头表示感谢的泰山,城山拿出道路族议员[3]首领的派头,伸出大大的手掌。

“恭喜你,泰山。你明后天将成为民政党的总裁,下一任首相就是你了。”

房间里一片雪白的灯光,对于密谈而言,亮得有些过于刺眼。窗外的国会议事堂点了灯,在黑夜里勾勒出它美丽的轮廓。夜空被下午的强风横扫过后,闪烁着东京市中心难得一见的繁星。

虽然已经过了晚上九点,但办公室还和白天一样人来人往,电话和手机铃声此起彼伏,人们的说话声不绝于耳。从传来的那些只言片语中可以判断出,是和民政党总裁选举走向有关的信息。武藤、松田、城山……民政党总裁选举已接近尾声,看来武藤泰山当选为下一届总裁已是板上钉钉了。

男人坐在扶手椅上,一直握着手机跟谁说着话,等到通话结束,像被施了魔法一样盯着手机看了好一会儿才抬起头来。

“和预想的差不多,下一届总裁会是武藤泰山。”男人低沉的嗓音停顿片刻,“接下来该你出场了,请把武藤他们的行动汇报给我。我们将会改写日本的未来。”

“如果我能帮上忙的话。”沙发上的人思考片刻后问道,“不过,真的可行吗?我是说你们的计划……”

“当然。”男人回答,“既不是幻觉也不是妄想,而是切切实实的计划。不会给你添麻烦的,你只要把情报给我就好。”

“除了我,难道不能选别人吗?”

犹豫和踌躇化作疑问脱口而出。

“不会被怀疑是我们的人,又能得到武藤他们的消息,非你莫属了。我们会改变日本的。”

男人的话似乎有着不容置疑的说服力。

“明白了。”再次思考片刻,“我会在可能的范围内配合的。”

注释:

[1]首相:日本宪法规定,日本最高行政长官为“内阁总理大臣”。“内阁总理大臣”有首相、总理、总理大臣等代称或简称。在书面记述中则常采用代称“首相”;在口语中,由于日语发音问题,为避免听者混淆,常采用简称“总理”。另外,在面向大众时,或强调位居内阁之首的身份时,常用代称“首相”;在政坛内部则常用简称“总理”。

[2]内阁联盟:资本主义国家中,因需要更多支持,两个或多个政党会组成联合内阁,共同执政。

[3]道路族议员:又称“建设族议员”,指在国家公共设施建设政策领域有较强影响力的议员,尤其是大力推进道路建设的议员。

此资源下载价格为1积分,请先

注册看豆书友,可免费帮忙找书噢!
本站资源均为原版及精校版本,包含封面、目录及多种格式,均经过编辑审核后发布。
限时推广:
包年VIP仅需9积分!从此找书更快更简单!

下载价格:1 积分
VIP优惠:免费
书名:民王
电子书格式:mobi,azw3,pdf,epub,txt,word
作者:池井户润
译者:乔蕾
出版社:浙江人民出版社
ISBN:9787213096372
Kindle售价:24
下载说明:

注册看豆书友,可免费帮忙找书噢!
本站资源均为原版及精校版本,包含封面、目录及多种格式,均经过编辑审核后发布。
限时推广:
包年VIP仅需9积分!从此找书更快更简单!

0
分享到:
没有账号? 注册忘记密码?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