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德赛博

  走在山路上,路边是繁茂的桫椤……
穿过虚假的风景,穿过山沟里的废弃工厂,穿过夏夜的稻花清香,穿过嵌套的沉浸系统,穿过意识的渊面下记忆的垃圾场,穿过成串的数字0与1,穿过不再重要的人类文明,他去寻找一杯可以拉丝的醇酒。
《奥德赛博》是一本独特的科幻作品集,收录中短篇小说八篇,评论三篇。其中篇幅最长的《后来的人类》原题为《奥德赛博》,期刊发表时题为《后来的故乡奥德赛》,结集成书时采用当前的篇名,并将原始的篇名作为书名。

编辑推荐

  ★收录本书的《孢子》曾获2020年中国科幻读者选择奖(引力奖)短篇小说奖,《无定西行记》曾获美国最受喜爱推理幻想小说翻译作品奖银奖。
★借助超越科幻界限的书写,对“科幻”的概念进行厘清——并非在既有印象中提纯,而是毫无保留地投入更广阔的世界,去寻找,也去质问,由此辨认出更纯粹,也更为珍贵的“科幻”。

作者简介

  糖匪,SFWA(美国科幻和奇幻作家协会)正式作家会员,上海作协会员。出版短篇小说集《看见鲸鱼座的人》、长篇小说《无名盛宴》。十多篇小说陆续被翻译到英、美、法、澳、日、韩、意、西等国家,两次入选当年美国最佳科幻年选。《熊猫饲养员》被选为Smokelong Quarterly(《烟长》杂志)2019年度最佳微小说。同年《无定西行记》获美国最受喜爱推理幻想小说翻译作品奖银奖。《孢子》于2020年获中国科幻读者选择奖(引力奖)短篇小说奖。除小说创作外,也涉足文学批评、诗歌、装置、摄影等不同艺术形式。评论多发表于《深港书评》《经济观察报》。

目录

推荐序 这就是人类吧
小说
博物馆之心
相见欢

孢子
一七六一
婚后
无定西行记
后来的人类
评论
巨大沉默体
我为什么不喜欢《银翼杀手2049》
云层的投影

媒体评论

  糖匪的小说是令人着迷的混合体,诉说一则又一则后人类传奇。科幻赛博格加宇宙奥德赛:物种裂变、人工智能、古典情愫、现实生命相互渗透。等待,向往,追寻,考验;亘古的题材进入未来的此生,持续绽放新意。
——王德威(哈佛大学教授,评论家、学者)
这些小说来自一位故事高手,声音有力,想法新颖。我很高兴有更多人阅读她的作品。
——莎拉·平斯克(美国作家,星云奖、菲利普·迪克奖得主)
糖匪的“繁意象”科幻小说,抒情性地调用了寓言与童话特质实现科幻理念,创造出眼花缭乱的异世界,作为省察我们自身现实的强武器。在她笔下那些脆弱又坚强的人物身上我们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德里克·昆士肯(加拿大作家)

前言

  面对浩瀚到足以把人类所有科学努力都约等于零的宇宙,就算有科学家宣称人类是宇宙里唯一的文明物种,恐怕也没有多少人会真的相信。哪怕仅仅出于好奇心和爱幻想的天性,很多人也宁愿选择相信,在近乎无限的宇宙深处,可能会有不同的文明存在。对未来科技、人类和地球的命运乃至外星文明的幻想,让科幻小说得以生长繁荣。而《星球大战》《星际穿越》之类的经典科幻电影的出现,则以更为直观的方式催化了人类对探索宇宙的热望与期待,甚至滋生出各种错觉——比如星际移民这等事会在并不遥远的将来发生。
人类在推进科技发展和探索宇宙的过程中所付出的努力固然可歌可泣。近半个世纪以来,除了登月成功,人类还先后把五艘探测器送出了太阳系,其中最近的一艘——2006年1月19日由NASA(美国宇航局)发射的新地平线号探测器,现已进入太阳系外围的柯伊伯带深处。可是,这种耗费巨大、历时很久、堪称代表了人类科技最高水平的宇宙探测行动,在激动人心之余,也显露出微不足道的本质——就像人类文明之于宇宙。人类探测宇宙的能力越是强大,这种人类渺小的感觉就会越是强烈。最近有消息称,科学家通过长期观测与计算得出判断:距地球约6000光年的一颗被命名为GRO J1655-40的黑洞,正向地球奔来,预计会在1000万年后进入太阳系……面对这一听起来颇令人震惊的消息,其实单看1000万年这个时间长度,就足以让人瞬间释然了——1000万年?到时人类跟地球是否还存在都是个问题。
不管科学家如何预言人类寿命在未来有怎样的延长可能,也不论科幻小说家如何描绘人类的遥远未来,至少到目前为止,人类仍旧处在“人生不满百,常怀千岁忧”的状态。尤其是想想如今全球环境、气候、资源危机,想想人类社会不断加剧的矛盾冲突,以及人类所拥有的核武库规模,都会让我不敢去想象30年后的人类乃至地球会是怎样的状态。活在这个互联网时代,面对关乎危机与灾难的海量信息,只要稍微还有点理性的人,都很难对人类未来做出乐观的预测。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无论我们做出什么样的理性思考与大胆想象,其实都很难从根本上摆脱某种无法形容的沉重意味。
写下这些感慨之后,我得承认,在读糖匪这本科幻小说集《奥德赛博》的过程中,始终有种沉重的悲剧意味缠绕着我。当然,这跟糖匪在小说里所设定的时间点没什么关系——因为不管她如何为不同的小说设置不同的时间段,在我看来都有种发生在同一时间段里的感觉,它们就伴随着阅读的时刻正在发生着。那感觉就像是我在正对着一个监视器,而那些小说里的场景正不断浮现着,就在此时此刻……更耐人寻味的是,随着阅读的延展深入,那些原本属于不同小说的场景,甚至还会在脑海里相互重叠、彼此渗透,就好像这8篇小说原本就是一个整体,或是发生在同一个时空里的,以至于读到最后,我会觉得自己看过的只是一个无始无终的一切共存的小说,因为里面的人物(不管是人类还是外星人)意识状态就是这样的,就像某个人物所自道的那样:“在我活着的每时每刻,都和未来共存,都与过去共存,感知时间之流的每一份律动。我的生命与其说是短暂的一条直线,不如说是混沌时空的一个永不消失的点。我从未存在也从未消失。”

精彩书摘

  1954年5月,我独自一人前往纽约探望一个年轻时代的朋友。事实上,我们的关系并不算亲近,在高中毕业之后就很少往来,要不是我们共同的朋友我甚至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另一方面,我的身体状况也不允许我独自出行。很可能这是我生命中最后一个春天了。
但我一个人去了纽约。没有和任何人打招呼。甚至包括那位朋友。这次不必要并且不合理的出行最终以失败告终。当我按照打听来的地址找到朋友公寓时,他并不在家。我猜想他可能只是出去办事,晚些时候就会回来,于是决定等他。
过去几年我都被迫待在室内静养,不愿再枯坐在某个屋顶下。那天天气很暖和。我走过两条街进了中央公园,找到一个面对草坪的长椅坐了下来,坐下来没过多久就睡着了。等我醒过来时,风衣口袋里多了一盒卡带。没错,是卡带。
那天我没有等到我的朋友,可能是太过沮丧,或者是无聊,我向住宿的酒店借来录音机将卡带内容一次听完。里面的内容令人震惊。外星人。这可是五十年代。几乎有一半以上的美国人相信外星人存在,四分之一以上的人声称看见不明飞行物。《纽约客》上充斥着对外星人和飞碟的描绘。
四年前当我和我的曼哈顿计划的同事们一起时,我们也常常就这个话题讨论。有一天在富林小屋吃午饭时,埃米尔告诉我们,周末晚上他的祖父和父亲为外星人是否存在这个问题而争执不休,差点搞砸了家庭聚会。我停下手中的餐具。“那么,他们在哪?”我问。
所有人都笑了。他们认为这是笑话,甚至我自己都被笑声感染而大笑起来。但我知道,那个问题并不是笑话。
在灯光下,我打量着这卷卡带。它离奇的出现方式,以及匪夷所思的内容,令我几乎相信这是命运的安排。是的,在1954年5月某个夜晚,当我身心疲惫地过完一天后又听完这盒卡带时,我差点成了一个宿命论者。也许千里迢迢地来到纽约并不是为了见一个并不亲密的朋友,而是因为受到了某种召唤,为了得到这份卡带。
资源下载此资源仅限VIP下载,请先
本站仅作书籍推荐,不提供下载服务。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与我们联系,看见一定及时回复,谢谢。如有疑问,请提交反馈

这本书怎么样?

点击星号为它评分!

平均评分 0 / 5. 投票数: 0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评分!成为第一位为此书评分。

书名:奥德赛博
作者:糖匪
出版社:后浪丨海峡文艺出版社
ISBN:9787555025801
豆瓣评分:8.0
本站仅作书籍推荐,不提供下载服务。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与我们联系,看见一定及时回复,谢谢。如有疑问,请提交反馈

评论0

请先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