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为何成群地来

  本书为中研院院士王汎森先生部分重要文章的结集,共可分为四部分。一是作者在历史研究过程中的感想,对学术界动向特别是历史研究领域问题的观察和思考,这被作者以“天才为何成群地来”为总结,并作为本书的书名。二是演讲稿《如果让我重做一次研究生》和《再谈假如我是一个研究生》,作者结合自己的经验和体会,谈了他认为一个历史学专业的研究生应该学些什么,做些什么,注意什么。三是作者对自己的几位老师,包括余英时、牟复礼、杜希德等的回忆文章。四是作者几次接受访谈的记录。

编辑推荐

如果没有人文,我们只有“生存”,没有“生活”。

每个时代的文明都是多元力量或多元价值竞逐的状态。

人与动物最大的不同之一,恐怕就是动物不需要历史感,而人类需要。

作者简介

  王汎森,台湾云林人。台湾大学历史系、历史研究所毕业,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博士。目前为中研院历史语言研究所特聘研究员。主要从事明清到现代的思想史、学术史、文化史研究。

目录


人文学科的危机
本土思想资源与西方理论
没有地图的旅程
为什么要阅读经典
我读韦伯的历程
现在历史是什么?
什么可以成为历史
历史领地的流变
如何透过历史向古人学习
龚自珍的《尊史》篇
重访历史:寻找“执拗的低音”(与葛兆光对谈)
天才为何总是成群地来
人文的优先性
重构人文价值与多元文化
知识分子的没落?
文化多样性
书的危机
真正的哈佛是看不见的哈佛
学术事业中的“政务官”与“事务官”
如果让我重做一次研究生
再谈假如我是一个研究生
余英时印象
追忆余国藩先生
回忆牟复礼先生
记杜希德教授
回忆马里厄斯·约翰逊(Marius Jansen)老师
学术需要时间和自由
思想史内外
治学漫谈
后记

精彩书摘

  我个人相当留意现代西方社会科学的理论,但是我也常想到,所谓西方,往往是指近代的西欧、北美,所谓西方的社会科学概念,往往是从这些地区的经验所发展出来的理论,本身有相当的局限性;同时也了解到,借由对本土的深入研究,可以提出对西方主流社会科学具有重大意义的挑战。已故考古学家张光直先生(1931~2001)在其《中国人文社会科学应跻身世界主流》[1]一文中,便提出这样的看法。最常被引来支持这一个看法的,是美国汉学家牟复礼(Frederick W.Mote,1922-2005)早年在他的一本小书中提出的,古代中国的存有是呈连续状态,但是西方文明则是呈现断裂的状态。[2]
抱歉,此资源仅限VIP下载,请先
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随时与我们联系,只要看见一定及时回复,谢谢。本站内容均搜集于网络,本身不存储任何资源,也不提下载服务,如侵权到您,请提交反馈,我们将配合您第一时间删除。

这本书怎么样?

点击星号为它评分!

平均评分 0 / 5. 投票数: 0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评分!成为第一位为此书评分。

书名:天才为何成群地来
作者:王汎森
出版社: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ISBN:9787520144544
豆瓣评分:8.0
下载说明: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随时与我们联系,只要看见一定及时回复,谢谢。本站内容均搜集于网络,本身不存储任何资源,也不提下载服务,如侵权到您,请提交反馈,我们将配合您第一时间删除。
0
分享到:

书评0

请先

没有账号? 注册忘记密码?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