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教育

  《情感教育》是法国大作家福楼拜的长篇小说代表作,主人公福赖代芮克?毛漏出身于法国外省家庭,在去巴黎上大学途中与画商阿尔鲁夫妇结识,对阿尔鲁夫人一见倾心。到巴黎后,他想方设法接近阿尔鲁夫人,但对方隐忍矜持,得到她的爱并非易事。渴望与失望之余,福赖代芮克又纠缠于交际花罗莎乃特、大投机家党布罗斯的夫人、家乡女子路易丝等几个不同类型女人的怀抱。情事以外,时局动荡,福赖代芮克与各种政治倾向的人物交往,一八四八年二月革命的浪潮在小说中得到了直接的反映。

编辑推荐

《情感教育》是法国文学大师福楼拜长篇小说名作,情感小说、成长小说经典,世界文学名著。
名家名译,著名翻译家李健吾先生译本。本次新版收录译者一九四八年、一九八○年两版序言,是关于福楼拜、关于李健吾译福楼拜的珍贵研究资料。
与福楼拜其他三本小说《圣安东的诱惑》《萨郎宝》《三故事》组成李健吾译福楼拜代表小说集,典雅精装,是难得一见、值得收藏的外国文学经典。

作者简介

  居斯塔夫·福楼拜,GustaveFlaubert(1821-1880),法国作家,以深刻的心理描写、现实主义风格、对人物和社会的清醒观察成就文学大师的地位。
一八五六至一八五七年间发表小说《包法利夫人》,引发强烈争议,也由此获得文学声名。代表作还有小说《萨郎宝》《情感教育》《圣安东的诱惑》以及短篇小说集《三故事》等,对世界文学有着持续深远的影响。

精彩书评

  毛漏的情感教育在本质上即是福氏的情感教育。但是毛漏不就是福氏。这是一个天性不纯,禀赋不厚,然而一往情深的习见的青年,良弱,缺少毅力……了解毛漏这样的青年,等于了解中产阶级。自私,然而却不就是自私。毛漏一向慷慨,一向热衷。许多人慷慨而又热衷,具有经验以及从经验体会出来的处世哲理,并非毫无区别地兼善。毛漏不然,这是一块软面,随心所欲,由人揉搓。他没有鲜明的人格;他的人格富有弹性,像一张琴,人人可以弹出自己所需要的共鸣,然而不是毛漏自鸣。他会将别人的拨弄看做自主,天赋独厚的音籁。不认识自己,他以为认识;他把一时的习染误做天才的流露,因而自负过高。他逗留在事物的表皮,永远吸入现象,长久默默无闻,富有流动的接受性,没有比他易与的人,仿佛河床的污泥,一波一波流过,依然故我,在河床沉淀、淤积。他在急湍之中回旋,以为是自己波动:他或许有动的意识,他当然有,而且很多,然而从来没有形成一种意志,一种活力。

——李健吾

我好久就爱福楼拜,仿佛一位师尊、一位朋友、一位兄长;他的函札是我的枕边书。啊!二十岁的时候,我念了多少回!没有一个句子,我今天不认识的……从此我精神上显著的进步,就是敢于批评它。
——安德烈·纪德

《情感教育》多年来如同仅有的几个朋友陪伴着我,无论在什么地方,一翻开这本书,都会使我激动不已,全然被它给迷住了。……这本书里描写了怎样的生活啊!
——弗朗茨·卡夫卡

……然而他走的还要远,在《情感教育》里,他必须先期指出未来的存在:我的意思是说,没有小说化的小说,和城市本身一样地忧郁、迷漠、神秘,而且和城市一样以可怖的结尾为满足,唯其结尾并非物质上的戏剧。
——法国作家泰奥多尔·邦维尔

目录

初版译者序…………I
再版译者序…………XXI
上卷…………1
中卷…………141
下卷…………375

精彩书摘

  一八四○年九月十五日,将近早晨六点钟,“孟特漏市”快要启碇,在圣拜尔纳码头前,正一团一团往上冒烟。
好些人喘着气赶来;好些桶,好些缆索,好些盛布的筐子妨碍行走,水手们任谁也不答理,大家挤做一堆;包裹高高积在两个明轮罩中间,水蒸气发出的嘘嘘响声溜出铁皮,一片灰白的雾包住了一切,蒸汽声淹没了喧嚣,同时钟在前面响个不停。
轮船终于开了;栈房船坞和工厂林立的两岸,好像展开的两条宽带子一闪一闪落在后面。
一个十八岁的年轻人,长头发,胳膊底下夹着一本画册,动也不动站在船舵附近。隔着雾,他打量着一些他不知道名称的钟楼、建筑;随后,他朝圣·路易岛、老城、圣母院望了最末一眼。不久,巴黎消失了,他长叹了一口气。
福赖代芮克·毛漏先生,新近中学毕业,在进法科以前,回到劳让,必须忍受两个月的罪。他母亲事先给了他一笔少到不可再少的路费,打发他到勒·阿弗尔去看一个叔叔,指望儿子有一天得到他的遗产;他昨天才从那边回来,因为不能够在京城逗留,他就选了最长的路线回到故乡,弥补他的遗憾。
骚乱平静下来,人人有了位子。有些人站着,围住蒸汽机取暖,同时,烟筒以一种迟缓有节奏的喘吼,吐出缕缕的黑烟;铜皮上面流着碎小的露滴。由于一种内在的微微震动,甲板颤栗着,两只轮子迅速旋转,打着水。
河岸两旁是些沙滩。一路遇见的是:一些载木的筏子,在浪花回旋之下,一上一下起伏着,一个男子在一条没有帆的船上坐着钓鱼;随后,漫无定向的雾散了,太阳出来,沿着塞纳河右岸的小山渐渐低了,同时对岸较近处又涌起一座小山。
绿树覆盖着山岗,一幢幢意大利式屋顶的低矮房合隐没其间,屋子周围是一座座斜坡形的小花园,新砌的围墙、铁栅栏、草坪、花房和种着天竺葵的花盆把小花园互相隔开,这些花盆相间有序地摆放在肘子可以倚靠的花坛上。瞥见这些娇媚的居宅这样雅静,有些人未尝不想做做它们的主人,直到咽气的那天,始终有一个好台球桌、一只游艇、一个女人或者其他什么梦想。航行的崭新的愉快,容易引起披肝沥胆的言行。小戏子已经开始他们的诙谐了。许多人唱着歌。大家觉得快活。小杯的酒斟了上来。
福赖代芮克想着那边他要住的屋子、一出戏的梗概、若干图画的题材、若干未来的热情。他觉得那配得上他优越灵魂的幸福迟迟不来。他默诵一些忧郁的诗歌;他在甲板上快步走动;他一直走到头,来到钟旁边;——在一群船客和水手中央,他看见一位先生向一个乡下女人讲些风月话儿,一边拿手玩弄她戴在胸前的金十字架。这是一个四十岁左右,头发鬈曲的快活佬。他壮实的腰身撑满一件长黑绒上衣,在他细麻布的衬衫上闪烁着两颗碧玉,宽大的白裤垂向一双怪样的俄罗斯皮红靴,靴上面画着蓝花纹。
福赖代芮克的出现并不妨害他。他好几次转过身子望他,挤眉弄眼地问他;后来他拿雪茄送给周围所有的人。但是,不用说,他同这群人待腻了,他走向更远的地方。福赖代芮克跟随着他。
起先谈话只不过是烟草不同的种类,随后自自然然就转到女人身上。穿红靴的这位先生帮年轻人指点了好些路数。他搬出好些原则,搀上一些逸闻,拿自己做例,用一种老长辈的声调侃侃而谈,还带着一种逗人开心的放荡的天真。
他是共和党;他出过远门;他熟识戏院、饭馆、报纸的内幕和所有著名的艺术家,而且亲亲热热地叫起他们的名字,福赖代芮克不久就把自己的计划告诉他;他加以奖励。
不过他停住谈话去观察烟筒管,接着他很快就嘟嘟哝哝地说出来一个长长的推算,打算知道“活塞每分钟抽动若干次,每次应当有多少时间,等等”。——数目找到了,他就尽情来赞美风景。能够把事务丢在一边,他感到快乐。
福赖代芮克对他怀着一种敬意,非常想知道他的名姓。不识者一口气不停地答道:
——雅克·阿尔鲁,“工艺”的老板,孟马尔特大街。
一个便帽滚着一道金线的听差走来向他道:
——先生可以下去吗?小姐哭了。
他走了。
“工艺”是一种综合性的机构,包含一个画报和一家画铺。福赖代芮克见过这个名称,有好几次,在故乡书店陈列的大广告牌上,雅克·阿尔鲁的名字赫然显露。
太阳笔直射下,把桅杆的铁箍、船栏杆的包皮和水面全都照亮了;船头把水面切成两道纹路,一直伸展到田边。每到河拐弯的地方,就见一模一样的一排淡灰的白杨。田野全是空的。天上停着一小块一小块白云,——隐隐约约地散开,船的进行似乎也显得懒洋洋的了,旅客的容貌也越发无精打采了。
除掉头等舱的几位绅士,此外就是些工人、买卖人和他们的一家大小。当时旅行讲究穿着肮脏,所以他们几乎全都戴着旧的希腊瓜皮帽,或者褪了色的帽子,穿着在写字台边蹭来蹭去蹭破了的窄黑上装,或者店里披着太久因而纽扣绽了口的短大衣;这里那里,翻领的背心露出一件被咖啡弄污了的布衬衫;假金的别针结住褴褛的领带;鞋底缝上的皮带拢紧布鞋,两三个无赖拿着盘皮条的竹杖,乜斜着眼睛看人,有些家长睁大了眼睛,问东问西。他们站着或者蹲在他们的行李上面说话;有些人靠住角落睡觉;有几位吃着东西。胡桃壳子、纸烟头儿、梨皮、包在纸里猪肉的残余,把甲板弄脏了;三个穿着工人衣服的乌木匠人,逗留在酒阁子前面;一个衣衫褴褛的拉竖琴的,拄着他的乐器在休息;不时可以听见炉子里头煤的响声,一声呼喊,一声笑;船长在驾驶台上,停也不停从这个明轮罩走向另一个。福赖代芮克打算回到他的座位,推开头等舱的栅栏门,惊动了两位携狗的猎户。
活像一座天神出现:
她独自一人坐在凳子当中;至少,他是眼花缭乱了,他什么人也看不清了。就在他走过去的时候,她抬起了头;他不由自已弯下肩膀;他走远了些,便站在同一方向,看着她。
她戴着一顶大草帽,上边的玫瑰色带子在她后面迎着风舞动。她那两边分开的黑头发绕着她长眉的尖梢,低低垂下来,好像多情地贴住她长圆的脸庞。她的印着豌豆的轻罗袍摊开着,有许多皱裥。她正在刺绣什么东西;她笔直的鼻子,她的下巴,她的全身,衬着碧空清清楚楚。
因为她老那样坐着,他就往右转转,往左转转,掩饰自己的行动;随后,他靠近她凳子旁边放着的小伞站住了,假装观看河上的货船。
他从来没有见过她棕色皮肤的那种光泽,她身段的那种诱惑,更没见过阳光透照着的她手指的那种纤丽。他凝目端详着她的针线筐,好像一件了不得的东西。她姓什么?她住在哪儿?她的生平?她的过去?他希望看看她房屋的家具,所有她穿过的袍子、她交接的朋友;在一种更深切的羡嫉之下,在一种无边无涯的痛苦的好奇之中,就是肉体的占有欲望也消失了。
……

前言/序言

  初版译者序
一八六九年五月十六日福楼拜完成了《情感教育》的五年的持续工作,就在七月十八日,他的最好的朋友诗人布耶(LouisBouilhet)过世。然而伤痛还在心里,紧接着十月十三日,批评的权威圣佩甫(Sainte-Beuve)也死了。眼看十一月十七日,这部期待甚久的现代生活的巨著就要在书肆应世,福氏写信给朋友道:
又是一个去了!这一小队人马越来越少了!麦杜丝木筏上的难得逃出性命的几个人也不见了!
如今和谁去谈文学?他真爱文学——虽说不就可以完全看做一位朋友,他的弃世让我深深地难过。凡在法兰西执笔为文的人们,都由他感到一种无可弥补的损失。
在文坛得到一位相知像圣佩甫那样深澈、明净、渊博而又公正、有分量,所以轻易也就不许给人,不是人人可以遭逢的机遇。他曾经把最高的评价许给《包法利夫人》和《萨郎宝》。对于前者,他唯一的指摘是“没有一个人物代表善良”,他举了一个他熟识的外省妇女,证明“外省和田野生活之中有的是这类好人,为什么不把她们写给大家看?这激发、这安慰,人类的形象因之而更完整”。对于后者,他嫌它的背景太远了,虽说“尊重艺术家的志愿,他的一时的喜好”,他要求作者“回到生活,回到人人可以目击的范畴,回到我们的时代的迫切需要,那真正能够感动或者引诱时代的制作。”所以临到一八六四年,开始从事於《情感教育》的写作,福氏牢牢记住前辈的指示或者热望,回到他们共有的相关的时代,同时从自己的经验另外发掘一个善良妇女做为参证。《情感教育》是作者虚心接受批评的出品。
但是圣佩甫偏巧早死了一步,所以福氏写信给他的外甥女伤心道:
我写《情感教育》一部分是为了圣佩甫。他却一行没有读到就死了。布耶没有听到我念最后两章。这就是我们的计划!一八六九年对于我真够残忍了!
那位善良妇女应当就是《情感教育》里的阿尔鲁夫人。她代表法国中产阶极大多数妇女,也象征我们三从四德的荆钗布裙。她识字,她也读书,不曾受过高等教育;她的品德是生成的,本能的,所以深厚;她有乡妇的健康,愿悫,和乡妇的安天乐命、任劳任怨。一个小家碧玉,然而是良家妇女。没有包法利夫人的浪漫情绪,也没有那种不识世故的非常的反动,她是一个贤内助,一个良妻贤母,而她的丈夫却是一个粗俗浅妄又极不可信赖的画商市侩阿尔鲁。她会忍受风雨的催残,恶运的变易,和子女静静地相守,还要分心来慰藉男子的负疚的暴戾之气。她是中产阶级的理想,中产阶级妇德的化身。
她在最后接受了一个情人,只是一个,因为她的丈夫的颟顸伤害她的信心,她的尊严,因为她的年轻的情人是那样执着,那样懦怯,那样经久不凋,然而生性忠实,在不可能获致物质与精神一致的时候,爱情可以析而为二,死生如一:平静,没有危险性,不感到矛盾,因而也就异常强韧永恒。她可以原谅丈夫有情妇,不原谅他毁坏子女的前途,她可以原谅情人有情妇,因为他们谁也不会属于谁。男女之爱在这里具有更多的母爱、姊弟之爱和忠诚的友谊:只有灵魂在活动。物质的贪婪不息而自息,肉欲的冲动不止而自止,心在这里永久是洁净的。
福氏用不着到远地方寻找这样一位善良妇女,如圣佩甫在一封给他的信里所形容,和包法利夫人“同样真实的人物,而情愫却温柔、纯洁、深沉、蕴藉”。老早,老早就有一位阿尔鲁夫人密密护封在他的感情和生活之中。她的夫姓是施莱新格(Schlessinger),父姓是福苟(Foucault),名字叫做爱丽萨(Elisa)。施莱新格是一个德国人,在巴黎开了一家商店,专做音乐绘画以及其他艺术上的交易,为人正如小说里的阿尔鲁,可能比阿尔鲁还要恶劣,曾经盗印罗西尼(Rossini)的《圣母痛苦曲》(StabatMater),福氏在上卷第五章为了点明时代(一八四二年一月)顺手拾来做为一个标记。福氏和他们相识,是在一八三六年八月,不过十五岁,随着父母在海滨的土镇(Trouville)消夏。土镇在当时是一个“荒凉的海滨,潮退下去,你看见一片广大的海滩,银灰的沙子,湿湿的和浪水一样,迎着太阳熠耀。左面有些山石,贴着一层水草,全变黑了,海水懒懒地打着;往远看,在炽热的日光之下,是蔚蓝的海洋,沉沉地吼号,好像一个巨灵哭泣”。他在这里遇见那所谓的施莱新格夫人,所谓,因为如翟辣·喀义(GérardGailly)所考据,她的真正的合法丈夫另有一个,不出面,也不抗辩,没有人清楚是为了什么不得已的苦衷。直到这位姓虞代(Judée)的神秘的缄默的丈夫在一八三九年死后,施莱新格夫妇才算有了正式的名分。
但是昧于一切,福氏陷入初恋的痛苦。他发狂地爱着这位讳莫如深的少妇。她最先走进他的情感,也最后离开他的记忆。这是纯洁的:
我曾经爱过一个女人,从十四岁到二十岁,没有同她讲起,没有碰她一碰;差不多之后有三年,我没有觉得我是男子。
这是命:二十年以后,施莱新格在巴黎站不住脚,去了故国,福氏在信里告诉施氏夫人:
命里注定,你和我的童年的最好的回忆连在一起。
然而这是神圣的:
我如今依然是怯怯的,如同一个少年,能够把蔫了的花藏在抽屉里面。我曾经在年轻时候异常地爱过,没有回应地爱过,深深地,静静地。夜晚消磨于望月亮,计划诱拐和旅行意大利,为她梦想光荣,身体与灵魂的折磨,因肩膀的气味而抽搐,于一瞥之下而忽然苍白,我全经过,仔仔细细经过。我们每人心里有一间禁室,我把它密密封起,但是没有加以毁坏。
这间禁室他终于换了一个艺术方式启封,那就是他的《情感教育》。他从他的自身经验寻求真实,并不违背他对于艺术作品的一贯的无我的主张。他拿自己做材料,然而在小说里面,并无一行字句出卖他的隐私。如若不是因为他的造诣卓越,如若不是由于后人苦心钻研,我们止于表现本身的欣赏,这些加深了解的索引也许永远湮灭。这里是“一个青年的故事”,这个青年并不等于作者,但是含有若干成分,即使清醒如福氏,往往不一定就能够彻头彻尾加以分析。
……
抱歉,此资源仅限VIP下载,请先
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随时与我们联系,只要看见一定及时回复,谢谢。本站内容均搜集于网络,本身不存储任何资源,也不提下载服务,如侵权到您,请提交反馈,我们将配合您第一时间删除。

这本书怎么样?

点击星号为它评分!

平均评分 0 / 5. 投票数: 0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评分!成为第一位为此书评分。

书名:情感教育
作者:[法] 福楼拜
译者:李健吾
出版社:上海译文出版社
ISBN:9787532774456
豆瓣评分:8.0
下载说明: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随时与我们联系,只要看见一定及时回复,谢谢。本站内容均搜集于网络,本身不存储任何资源,也不提下载服务,如侵权到您,请提交反馈,我们将配合您第一时间删除。
0
分享到:

书评0

请先

没有账号? 注册忘记密码?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