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野圭吾 信

一对相依为命的兄弟,因为一桩命案,走上了完全不同的人生……为了给直贵筹措学费,哥哥闯入民宅偷窃,却因盗窃杀人而入狱服刑。十多年来,哥哥从高墙内写给弟弟的一封封满怀牵挂的家信,就像一道道沉重的枷锁,禁锢了直贵的一生。直贵不禁自问:因为哥哥杀了人,所以连我也被这个社会抹杀了吗?

编辑推荐

日本读者票选东野圭吾十大杰作之一【随书附赠日式手绘信纸信封、邮筒书签】

我们与恶的距离究竟有多远?

“写作时,我也一直在寻找答案。”——东野圭吾

这本书里没有坏人,没有不可饶恕的恶行,却让人不寒而栗。

不能错过《信》的七大理由:

1、入选直木奖,登顶东野文库本作品史上zui gao销量的不朽名作!

日本《每日新闻》连载话题作,单月突破百万册!

超越《解忧杂货店》《白夜行》!日本读者票选东野圭吾十大杰作之一!

2、东野圭吾的集大成之作,首部关注犯罪者家人生存困境的小说。

《信》情节曲折动人,笔力扎实,跳出了类型、流派的格局限制,兼得犯罪小说、成长小说、言情小说、社会问题小说之趣。因此被东野圭吾研究者认为是其集大成的作品。

3、日本两度影视化改编,超人气偶像山田孝之、龟梨和也出演男主引发热议。

同名剧作豆瓣网友热议。“原作具有感人魅力。弟弟被社会冷漠歧视而屡屡被迫偏离正常人生轨道的经历,想必另很多人感同身受。”

4、国内同名音乐剧入选2020音乐剧年度大赏,演出火爆,场场爆满!

“一对兄弟,两个家庭,跨越十年的救赎。”《声入人心》成员龚子棋、郑云龙动容演绎,感人至深。该剧为2018年中日集中交流月项目之一。

5、中日读者五星推荐,热泪盈眶度第一名!

“是因为这本书喜欢上畅销君的,这本书即使重读,也依然不减凄怆的魅力。”

6、多国语言出版,感动风暴席卷世界。

自出版以来,《信》已被译为中、韩、泰国、越南、德国等多个语言版本。影响力广大。

作者简介

〔日〕东野圭吾

日本知名作家。1985年凭《放学后》获得第31届江户川乱步奖,正式进入文坛。

2003年,《信》入围直木奖。

2006年,《嫌疑人X的献身》获得第134届直木奖。

2012年,《解忧杂货店》获得第7届中央公论文艺奖;

2013年,《梦幻花》获得第26届柴田炼三郎文学奖;

2014年,《祈祷落幕时》获得第48届吉川英治文学奖。

精彩书摘

刚志盯上那户人家并没有特别的理由,顶多是因为知道点儿那家的情况。他决心下手干的时候,脑海里首先浮现出来的,是住在那儿叫绪方的老太太,满头漂亮的银发梳理得非常整齐,一身打扮也显露出尊贵的品位。

“辛苦啦!还这么年轻,真了不起!”她一边说一边递过来一个小小的装礼金的纸袋。刚志后来打开一看,里面有三张一千日元的纸币。从开始到搬家公司干活儿以来,刚志是第一次收到这样的东西。

从她微笑的脸上看,没有任何不好的感觉,像每一道皱纹都透着慈祥。刚志匆匆地点了下头。“喂,还不赶紧道谢!”前辈训道。

那时刚志刚满十九岁,说起来那是四年前的事了。

江东区木场这个地方有很多木材批发店,据说从江户时代开始就是这样,木场这个地名也是由此而来的。在去绪方家的卡车上,刚志听前辈这样说。绪方家曾经是批发商,拥有绪方商店的商号。不过现在商店只是空有虚名,仅仅依靠把以前用于堆放木材的土地改为别的用途来获取收入。

“就是什么都不干也吃不完啊,一定!”卡车中,前辈羡慕地说道,“不光停车场,肯定还有公寓和高级住宅之类的房地产。

老太太一个人用也用不完的钱,每个月哗哗地流进来!所以,儿子说想要自己的房子时,她一下子就把钱拿出来了。”

“儿子的新居,也是那老太太买的呀?”刚志好奇地问道。

“不清楚,大概是吧。听说她儿子没继承家业,只是普通的公司职员,大概没那么容易买得起吧。”

一看就知道前辈只是凭想象说的。可是,到了绪方家的时候,刚志觉得前辈说的可能差不太多。那是栋日式和西洋式结合的平房,现在很罕见,占了相当大的一片土地。房子对面是一个收费

停车场,竖立在那里的牌子上写着“绪方商店”的字样。

房子南侧有一个宽阔的庭院,足够再建一栋小点儿的房子,一条小牛般大小的白狗在来回走动,老太太说那是大白熊犬——一种名犬。那条大狗见到刚志他们就大声咆哮,显示出强烈的戒备心,大概早就察觉到了陌生人的到来。

“吵死了!那条大狗。”前辈一边用保护垫包裹柜子,一边说道。狗被拴在犬舍前,在刚志他们干活的时候始终吼叫着。

“不过,有了这个家伙,即便是上了年纪的人单独住也放心了吧。平常大概不拴着,要是有小偷翻墙进来,一下子就会被它咬住。”另一个前辈说道。

那次搬家只是把同住的儿子一家的东西搬到别的地方。老太太的儿子是个四十出头的瘦瘦的男人,不太说话,看上去像是对搬家并没多大兴趣。他胖胖的媳妇倒是很激动的样子,看上去她

在意的不是将要离开的家,而是终于到手的新居的事。

“老公像是被老婆逼着搬出去的呀!”像刚才一样,前辈又想象着说了起来,“按理说,在这儿改建一下就行了,可那样的话,要跟老太太住在一起。大概房子名义上也是老太太的,等于让儿子一家住在自己家里,那个胖老婆大概讨厌这样,逼着老公买了自己的房子。瞧,那个媳妇的脸,像是自己成了老大似的。”前辈歪着嘴笑着。

行李都装好以后,刚志他们向老太太告辞,她不去新房子那里。

“一定要好好干啊!”她特意跟刚志一人说道,也许是看出他最年轻,又没有什么依靠的缘故。刚志忙低下头,说了声:“是。”

那之后过了一年左右,又有了在绪方家附近搬家的活儿。午休时候吃完从便利店买来的盒饭,刚志一个人溜达到绪方家门前。

令人感到威严的高墙还是一年前的样子,但走近大门的时候,他觉得稍有点儿异常。当时没想出来有什么不同,往庭院那边走的时候他突然明白了,没有听到那条大狗的叫声。

刚志站在石墙边上往庭院里一看,犬舍还在原来的地方,可看不到狗。他刚想是不是被老太太带出去散步时,突然发现紧挨着犬舍旁边细长的树上,挂着蓝色的项圈,那东西原来是拴在大

白熊犬脖子上的。

儿子一家搬走了,要是那条爱犬也死了的话,老太太现在一定非常寂寞吧!刚志想象着。那时他脑海里浮现出来的只是这些,对富裕的老妇人一个人生活,丝毫没有产生别的念头。实际上在那以后的三年里,他再也没想起过老太太。如果不是陷入目前的困境,也许他这辈子都不会再想起她来。

刚志再次来到那栋房子跟前,被围墙包围着的日西结合的建筑寂静地伫立着。

这个季节,刮的风已经使人感到有些冷了,再过一个月,大概就要冷得缩着肩膀走路了,再往后就是除夕、新年,街上就会热闹起来。人们匆忙地到处走动,有因为工作而四处奔走的,有因为有钱闲不住的。

现在的我是哪一类都不属于——

不是想得到买圣诞蛋糕的钱,也不是想在新年时吃上年糕,刚志想的是能够让弟弟直贵安下心来的钱,让直贵不再犹豫下决心去上大学的钱。

刚志空想着,首先是将一笔钱以定期存款的形式存入银行,然后让直贵看看:怎么样!虽然没告诉你,但我已经存了这么多。有了这些钱,什么考试费、入学费根本不成问题,你什么也不要担心,好好学吧。刚志真想这样跟弟弟说。

刚志知道,对上大学的事,直贵已经死了一半的心,还知道他背着自己偷偷打短工的事。弟弟担心找工作会惹哥哥发火,没有正式地说,但悄悄地收集着公司的简介材料。

再不赶快想办法的话就来不及了,刚志心里着急。可现在,他不但没有定期存款的钱,连挣钱的手段也丧失了。

搬家公司的工作两个月前辞了,腰和膝盖的疼痛是直接原因,他本来就不是正式工,想调整去营业部工作,人家也不答应。除了搬家公司以外,他还干过运送家具的活儿,可那边的契约也被中止了。

手脚不灵便,外加记性不好,刚志有信心的只有体力,所以只能选择这类体力活儿,结果反而损坏了身体,哪儿都不愿雇用他了。到上周为止,刚志干的是送外卖,结果送货途中因腰部剧

烈疼痛,将饭盒翻了个底朝天,又被解雇了。要是去建筑工地,他这身体恐怕也吃不消。左思右想,所有的路都被堵死了。

据说整个经济都不景气,不过在刚志看来,除自己以外大家都过着富裕的生活。虽说廉价店最近流行,但不管是不是廉价,

只是对买得起的人有利。健康食品之所以有人气,关键是因为大家还有那个富余的钱,刚志这样想着,那种富余哪怕是几分之一,转到自己身上就好了。

刚志从来没想过穷就可以去偷别人的东西,可实在想不出别的办法。不管怎样叹气,还是祈祷,都没有钱冒出来,恐怕真要动手干点儿什么。

老太太慈祥的面容在刚志的脑海里浮现出来。她有用不完的钱,稍微被偷点儿,也不会给她的生活带来多大妨碍吧。不,要是她知道偷东西的是他这样的人,没准还会原谅他。当然,最好

不要让她知道。

刚志环顾了一下四周,这一带是住宅和小工厂混杂在一起的街道,商店几乎看不到。也许是这个原因,街上没有走动的人。

不远的地方有几栋大型公寓,可大门都面向干线公路,住在那里的人好像不大到楼背后的街道上来。

沥青路面上投下了刚志短小的身影。他不清楚准确的时间,大概是下午三点吧。十多分钟前,他进便利店时确认了一下时间,也是为了买手套。实际上,在来这里之前,他连指纹的事也没想到。

他知道现在绪方家里没人,刚才在便利店外面的公用电话亭,他打电话试过了。电话号码是绪方家对面收费停车场的牌子上写着的。电话通了,可他听到的只是“主人不在请留言”的录音。

刚志慢慢地接近绪方家的大门,当然也有些踌躇。在到达门口的几秒钟里,他自问自答:

——真做这事好吗?

——当然不好,可又有什么别的办法呢?只能从别人手里抢点儿了。要那样做,只能从有钱人家抢。

——要是被抓住怎么办呢?

——不,没有被抓住的道理。在这家里住的只是那个老太太,要是被发现了,赶紧跑掉就是。对方不会追上的,不会被抓住的。

小的院门没有上锁,刚志推门时发出轻微的金属摩擦声,但他觉得是很大的响声,不由得看了一下四周,好像没人发现。

刚志匆忙溜进大门里,弯着腰走近房门。褐色的木门像是从一整块木板上削下来的,他听别人说,光是这样的门,有的就值一百万日元以上。

他戴上手套握住门把手,用拇指按了一下那上面开门的按钮,打不开,是上着锁的,不过这也是预想到的。

刚志放轻脚步,绕到房子北侧。有庭院的南侧更容易操作,但他怕被别人从墙外看见。北侧院墙与房子之间的间隔很小,旁边就是邻家的墙,只要不发出很大的声响,不易被别人发现。

选择北侧还有一个重要的理由,就是他记得那边的窗子是旧式的,其他的都是铝合金的,唯有那里的窗框和窗棂都是木制的。

当然锁也不是月牙锁,而是过去的插销。上次搬家那天,老太太的儿子对母亲讲,那扇窗子既不好看又不安全,换成铝合金窗子怎么样。于是那个很有品位的老太太稳重地反驳道,至少有佛龛的房间她不想改造成西洋式。不知为什么那件事还留在刚志的记忆中。

看到那扇旧窗户还是当时的样子,刚志放心地吐了口气。虽说铝合金窗只靠一把螺丝刀也可以打开,不过会相当费事。木制

的东西可以简单变形,铝合金就不大容易了。

刚志取出插在腰间皮带上的两把螺丝刀。那条可以插各种工具的皮带,还是在搬家公司时的前辈送给他的。

刚志把两把一字形螺丝刀分别插入两扇窗子下边的缝隙,插销还是插着的状态,可窗子稍微向上抬起了大约两毫米。刚志两手握着螺丝刀,利用杠杆作用慢慢地抬起窗子,确认下面的缝隙

在扩大后,谨慎地向前推,两扇窗子仅向前滑动了一点点,但刚志觉得有了很大的进展。

他不断变换螺丝刀插入的位置,一点点地挪动着窗户。本来是玻璃窗,打碎它的话会更快一些,但他不想那样做。他除了偷点儿钱以外,不想给老太太添更大的麻烦。另外,也可以多少延

缓一点儿她发现被盗的时间。

窗户终于打开了,比他预想的时间长了一些。他把窗户立到外面的墙上,脱下鞋钻入了屋内。

这是一间八张榻榻米大小的日式房间,有个壁龛,旁边是像立柜般大小的佛龛。刚志在上次搬家时没有进过这个房间。榻榻米像是比现在一般家庭用的大些,整个房间里充满了线香的气味。

他打开拉门,来到走廊。往右应该是玄关,往左是厨房。刚志往左边走,挨着厨房的应该是餐厅,朝着南侧的庭院,他想先把那里的玻璃窗的锁打开。他好像在哪儿听说过,要偷没人在家

的房子里的东西,首先要确保逃走的路线。

厨房和餐厅各有六张榻榻米大小,都收拾得非常干净,圆圆的餐桌上放着一个糖炒栗子的纸袋。他想起来,这是直贵爱吃的东西。

打开了一点儿玻璃拉门,他走进旁边的一个房间,是客厅。大约有二十张榻榻米大小,其中有十平方米大小的部分铺着榻榻米,做成了可以放置下沉式暖炉的形式。铺着地板的部分放着皮

制的沙发和大理石面的茶几。根本看不出这是只有一个老太太住的家。

客厅里面还有一个拉门,那里面是日式房间,那个房间他还记得,原来是老太太儿子夫妇的卧室。

刚志打开电视柜上的抽屉,没有发现值钱的东西。他环顾室内,都是高档的家具,墙上挂着的画也像是值钱的物件。可是,他想要的是现金,或是珠宝,必须是放在口袋里就能拿走的东西。如果是画什么的,也许一下子就被人发现了。

想去老太太的儿子儿媳原来用的房间看看——刚迈出腿,又突然停住了,刚志想到了老太太可能保存重要东西的地方。

刚志到了走廊上,又返回放佛龛的房间。佛龛上有几个抽屉,把它们挨个打开,里面塞满了蜡烛、线香、旧照片之类的东西。

第五个打开的抽屉里有个白信封,刚志的手刚触到它时,心就怦怦地跳起来。它的重量和厚度,让他有了某种预感。

刚志战战兢兢地往信封里看了一眼,屏住了呼吸,里面有一沓面值一万日元的纸币。他摘了手套抽出一张,还是崭新的钞票。

从这厚度来看,像是有一百万日元左右。

有这些就足够了,没必要再惦记其他东西了。他把信封塞进外套的口袋里,接下来只是跑掉的事了,此时他把窗户放回原样的心思也没了。

可是,当他把手搭到窗上的时候,突然想起了糖炒栗子。要是把那个也带回去,直贵肯定会很高兴。

母子三人一起从百货商店回来的路上,妈妈第一次给他们买了糖炒栗子,那还是直贵刚上小学时的事。虽然是孩子,弟弟却不喜欢吃甜食,可当时的他吃得可香了。大概是栗子好吃,剥栗子皮也觉得好玩的缘故。

那可是个好礼物!刚志又返了回去。

抱歉,此资源仅限VIP下载,请先
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随时与我们联系,只要看见一定及时回复,谢谢。本站内容均搜集于网络,本身不存储任何资源,也不提下载服务,如侵权到您,请提交反馈,我们将配合您第一时间删除。

这本书怎么样?

点击星号为它评分!

平均评分 5 / 5. 投票数: 1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评分!成为第一位为此书评分。

书名:东野圭吾 信
作者:[日] 东野圭吾
出版社: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ISBN:9787559607959
下载说明: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随时与我们联系,只要看见一定及时回复,谢谢。本站内容均搜集于网络,本身不存储任何资源,也不提下载服务,如侵权到您,请提交反馈,我们将配合您第一时间删除。
0
分享到:

书评0

请先

没有账号? 注册忘记密码?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