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向西 东西方3000年

了解了西域历史,便掌握了东西方几千年的文明激荡!

汉武帝为何派张骞而非他人出使西域?班超何以威震边疆?传说中的香妃是否确有其人?玄奘与丝绸之路有着怎样的渊源?

本书从政治权力角逐、经济上的互通有无、文化习俗上的碰撞融合等层面上,全方位立体描绘出了西域的前世今生。史料丰富,行文深入浅出,是了解西域历史及世界全球化不可多得的优秀普及读本。

作者简介

陈舜臣,华裔日本作家,“日本小说界无出其右者”,日本文学史上首位“三冠王”,在历史小说创作领域与司马辽太郎并称“双璧”。他通晓日语、印度语、波斯语、汉语、英语五种语言,作品常呈现无国界的宏观视野。他的历史作品因加入了推理的成分而自成一派,多次在日本掀起阅读中国史的热潮,主要著作有《中国的历史》《甲午战争》《太平天国兴亡录》《三国史秘本》等。

目录

第一部分 玉石一般的地方

开启西域之行 /002

边城喀什与丝绸之路 /019

从张骞到帖木儿 /034

帕哈太克力的午饭 /061

东西方的角逐 /080

香妃传说 /094

天生的好客者 /119

第二部分 从喀什到和田

最后的巡礼 /140

穿越喀喇昆仑山 /156

中转站叶城 /170

古城和田 /185

第三部分 东西方的碰撞与融合

库车迷思 /204

硝烟中的西域 /226

高昌与高僧 /246

寻找失落的文明 /263

龟兹往事 /277

后 记 /293

精彩书摘

要说“喀什小史”,就必须先写一写张骞出使西域途经此处的故事。虽说张骞并没有在喀什青史留名,但从他的出使路线推测,要说他未经过喀什无论如何是不可能的。借助露天集市将各地物品拿来交易,并通过收取交易佣金而过上平静生活的喀什,注定会登上历史的舞台,而张骞的到来正好为这里开辟了新生的道路。

那么,张骞是如何来到西域的呢?对此,我们不妨略做思索。他自然不是心血来潮地独闯天涯,而是接受了汉武帝的敕令。那么,汉武帝又为何要往西域派遣使者呢?

一直以来,西汉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匈奴的袭扰。随着秦朝一统中原,匈奴也随之在北方迅速崛起。秦始皇在统一天下的同时,也修筑了万里长城以御匈奴,匈奴之强大也可想而知。对于继承了秦王朝衣钵的汉王朝来说,匈奴问题可谓首患。由于胶着于和项羽的楚汉之争,因此在建国之前,汉王朝并无余力消灭匈奴。更甚者,汉高祖刘邦曾被匈奴单于围困于白登山(今山西省境内),几乎全军覆没。刘邦当时能摆脱危机,突出重围,全凭收买之策——向匈奴单于之妻阏氏赠宝行贿。而这也成为大汉光辉历史上的最大耻辱。

高祖之后,文帝和景帝统治的近四十年间是汉朝休养生息的阶段,在此期间,国力得到巩固、增强。对于景帝的继承者汉武帝来说,解决长期以来面临的匈奴威胁将会成就他名垂青史的不朽功绩。

当然,此时也是匈奴最为强盛的时期。虽说汉朝此时国力充实,但要击灭匈奴,汉朝还需寻求强大的同盟国。那么,这样的同盟国会出现吗?会,它就是月氏国。月氏国被匈奴打得七零八落,并在匈奴的不断侵扰下被迫向西逃亡。月氏前国王为匈奴所杀,其头盖骨被做成了酒杯,而匈奴单于经常用此酒杯饮酒。这样的奇耻大辱岂能隐忍?月氏族对匈奴的愤恨之情可想而知,因此也有非常大的可能性成为与汉朝一起夹击匈奴的可靠盟友。

“和月氏结盟,共同夹击匈奴。”汉武帝心里盘算着。

然而如何才能和西逃的月氏取得联系呢?又以何由派遣使节呢?有人愿意担此重任吗?虽然有诸多疑惑,但汉武帝还是开始招募使节。

月氏逃到了遥远的西边,据说在天山的另一侧,要寻求他们的踪迹,就必须经过匈奴的领地。这对使节来说,可是最大的危险。也许因为这样的顾虑,所以应召之人寥寥无几。

“若陛下不弃鄙贱,微臣愿西去结好月氏……”

说出这一番话的人就是张骞。这位出生汉中,当时还属于下级官吏的青年雄心万丈,渴望建功立业。作为出使月氏的使节,困难自然不言而喻,不过一旦促成两国结盟,那将会立下抗击匈奴的首功。张骞也许就是带着这样的宏伟梦想毛遂自荐的吧!

张骞于建元二年(公元前139年)从长安出发一路西行。除了百人左右的随从外,还有一个名叫甘父的匈奴降者作为使团向导。张骞一行过陇西刚进入匈奴境内,就被匈奴所获,他也被带到了单于面前。

“尔何故要前往月氏?”单于冷笑地问道,“月氏在我北方,难道我会容你坦然前往?若我匈奴遣使越你汉境,汉廷岂能答应?我今拘你在此,尔之命也。”

当时的匈奴首领是冒顿单于之孙军臣单于。张骞在匈奴十余年,娶匈奴女子为妻,并有了孩子,看起来俨然和匈奴人无异。后来,匈奴对他的监视也逐渐放松下来,张骞也因此伺机向西逃去。

正如军臣单于所说,月氏在匈奴的北边,准确地说应该是西北方向,相当于现在的伊犁地区。然而他们也并非在此久居,也许是和伊犁当地的强国乌孙发生了摩擦,最终还是往西南方向迁移了。如果月氏当时还在伊犁,张骞就不会途经喀什了。

匈奴是“行国”(游牧王国),匈奴单于居住的帐篷,即王庭,会因季节变化而不断迁移,所以我们无法得知张骞在匈奴的具体居所。不过,从他逃出数十天后到达大宛来看,可以想象他当时是在甘肃境内。

如前所述,从西域北路前往大宛必须途经喀什。张骞从大宛到康居,然后又经康居到月氏。此时,月氏已臣服于大夏国,安定地生活在阿姆河北岸从布哈拉延伸到撒马尔罕的肥沃土地上。也许是担心再次失去这片安居乐土吧,此时,他们已丧失了向匈奴复仇的欲望。月氏曾生活在敦煌一带,属于游牧民族。和农耕民族比起来,他们的思乡之情可能比较淡薄,所以并没有想复归敦煌故地。

张骞曾以匈奴威胁为由,屡屡劝说月氏和汉朝建立同盟关系,月氏却一直不同意,结盟的想法最终付诸东流。虽然他没有完成最初的使命,但他的西域之行对汉朝了解西域的地理状况、风土人情起到了巨大的作用。后来,汉武帝根据他的报告,实行了更加积极的西域政策。

关于张骞归汉,《史记》中的记载仍旧是言简意赅:

并南山,欲从羌中归。

前面已有提及,南山就是昆仑山脉。也就是说,张骞想从西域南路出发避开匈奴,然后经羌地复归汉朝。然而,此时的羌地已归于匈奴,所以他再次不幸被扣留。不过短短一年时间,军臣单于就去世了,匈奴内部因汗位继承内讧频起,张骞正好趁此机会逃离虎口。

军臣单于死于汉武帝元朔三年(公元前126年),其弟伊稚斜便对太子于单发起进攻,后来于单败逃,来到汉朝。张骞也许就是和于单一起逃离北地的。

张骞从长安出发,历经十三年才返回汉朝,期间一直杳无音信。在汉武帝看来,张骞早已不知所踪。也许是等不到汉月同盟的消息,汉武帝干脆命卫青出兵征讨匈奴。卫青果然不负众望,三战即击退匈奴,汉朝也因此控制了河套(即鄂尔多斯)地区。

在卫青打败匈奴后的第二年,张骞终于回到了京都长安,并告知汉武帝:“匈奴内讧激烈。”

得知此事,汉武帝对匈奴的态度越发强硬。在派兵征讨匈奴的同时,他还意欲打开西域商路。

在卫青和霍去病两位名将的攻伐下,汉朝终于打通了中原和西域的联系,使甘肃河西一带可以安享太平。河西位于祁连山脉和沙漠夹杂的狭长地带,因其位于黄河以西,故而得名。“走廊”意指像回廊一样贯通。大约公元前100年,汉朝在河西走廊接连设辖四郡。从此,中原和西域的联系愈发紧密了。从东到西,河西四郡分别是武威、张掖、酒泉和敦煌。四郡中位置最靠西的是敦煌,这也曾是汉武帝远征大宛时的军事基地。

张骞的凿空之举,使得通往西域的道路开阔起来。其后,汉朝的使团被派往全国各地,人数以数十人、数百人不等,皆以友好通商为目的。一年中,少时有五六批,多时十几批。这些使团,近则几年可归,远则需要十年。《史记》有载:

因益发使抵安息、奄蔡、黎轩、条支、身毒国。

安息即伊朗,奄蔡即咸海北部,黎轩是“Alexandria”的音译,条支是叙利亚,身毒当是印度无疑。上述国家都是需要跨越帕米尔高原才能到达的地方。另外,帕米尔高原附近的西域南北路诸地区也会有汉朝使团频繁经过。使团会将以绢匹为主的中原货物带到这里,换取当地物品后返回内地。

汉武帝最喜欢的就是大宛的名马,即汗血宝马,据说奔驰起来汗流似血,故得此名。在那个骏马也能决定战争胜败的时代,汉武帝对马的偏爱自然不仅仅是出于个人喜好,其中也包含着对国运的思考。

除了名马外,昆仑玉、玻璃、石榴、核桃、苜蓿以及珊瑚等珍奇异物都由河西走廊运抵中原。其中的珊瑚,据说产自遥远的地中海。

随使人员都采取自愿报名的方式参加,但也会有一部分人带着一夜暴富的发财美梦混迹其中。

公元前1世纪的喀什,定然有汉朝使节频繁经过。不管是去大宛,还是远赴伊朗、叙利亚以及罗马,都得经由喀什越过帕米尔高原。要去印度,虽然有南下道路可供选择,但从喀什越过帕米尔高原,后经阿富汗也未尝不可。虽然有些绕道、迂回,但是和前者需要翻山越岭相比,后者确实轻松很多。

接下来,我讲一讲自己的推测。

使团从长安出发前往叙利亚或者罗马,他们会通过河西走廊,穿越流沙,经西域南路或北路到达喀什。如果目的地是叙利亚,那么到喀什才算行进了一半,如果欲达罗马,那么到喀什意味着行程才勉强过了三分之一。遥想前路,使团成员不禁惆怅满怀。此时,他们意欲折返,但却忧虑如何才能带着异域产物回朝复命。

天意眷顾,喀什的街市店铺摆满了来自叙利亚和罗马的物产,正好可以大量购入。在这里,使团可以买到罗马的玻璃器具和珊瑚,何故舍近而求远?而从长安带来的绢帛在这里出手也能省事不少。

不过,使团不仅仅是与外国通商,他们还担负着外交使命,所以返回时必须持出使国国书。然而此事也并不需要担心,因为喀什有专门制作这些文书的人员。使团只要在旁边稍等片刻,便可安心返回长安复命了。这样的推测似乎有点儿“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但当我发现车在周末只能缓慢地穿行在人头攒动的喀什集市时,我对自己的推测越发多了几分自信。

《史记•大宛列传》中就有关于汉朝使团中某些人员形迹恶劣的描述。总之,毕竟是去往遥远的异国他乡,所以使团人员只要自愿应征,朝廷都会赏识其决心,对其人品也自然不会详加考察。

言大者予节,言小者为副。

“节”是接受天子敕命的证据,被授予者一般是使团团长。善发豪言壮语者一般会被授予较高的官职,但实际上,他们只是口头宣誓而已,多数不会付诸实践。

故妄言无行之徒皆争效之。其使皆贫人子,私县官(指朝廷)赍物(所赐物品),欲贱市以私其利……

这种敷衍搪塞的家伙并不在少数,而喀什的贸易市场正好为其所用。

抱歉,此资源仅限VIP下载,请先
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随时与我们联系,只要看见一定及时回复,谢谢。本站内容均搜集于网络,本身不存储任何资源,也不提下载服务,如侵权到您,请提交反馈,我们将配合您第一时间删除。

这本书怎么样?

点击星号为它评分!

平均评分 0 / 5. 投票数: 0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评分!成为第一位为此书评分。

书名:一路向西:东西方3000年
作者:(日)陈舜臣
出版社:台海出版社
ISBN:9787516825440
下载说明: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随时与我们联系,只要看见一定及时回复,谢谢。本站内容均搜集于网络,本身不存储任何资源,也不提下载服务,如侵权到您,请提交反馈,我们将配合您第一时间删除。
0
分享到:

书评0

请先

没有账号? 注册忘记密码?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