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杂文经典全集

  “不过在戏台上罢了,悲剧将人生的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喜剧将那无价值的撕破给人看。讥讽又不过是喜剧的变简的一支流。但悲壮滑稽,却都是十景病的仇敌,因为都有破坏性,虽然所破坏的方面各不同。
中国如十景病尚存,则不但卢梭他们似的疯子决不产生,并且也决不产生一个悲剧作家或喜剧作家或讽刺诗人。所有的,只是喜剧底人物或非喜剧非悲剧底人物,在互相模造的十景中生存,一面各各带了十景病。”读鲁迅先生的文章是要费些功夫才能感受到其中的魅力的,那些艰涩的文字往往带给人们启发,字字珠玑,句句发人深省,每次品读都能有所收益。
这本《文学经典系列:鲁迅杂文经典全集》收录了鲁迅先生的主要杂文作品,包括《坟》、《华盖集》、《而已集》、《三闲集》等。杂文被认为能充分体现鲁迅先生的创作精神,鲁迅先生不仅将杂文作为与各种不同论调斗争的武器,还描述了各种不同的文化现象和人物,有批判也有赞颂,有讽刺也有呐喊,其犀利大胆的文字,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拥有非常高的地位。

作者简介

  鲁迅(1881-1936),原名周树人,浙江绍兴人。“鲁迅”是他发表《狂人日记》时使用的笔名。鲁迅1898年入江南水师学堂学习,次年改入江南陆师学堂附设的矿务铁路学堂,在那里初步接受了进化论思想。1902年赴日留学,先入东京弘文学院,大量阅读西方近代科学、哲学和文学书籍,并开始写科学论文。1904年他入仙台医学专科学校学习,不久弃医从文。1906年回到东京,翻译、介绍俄国、东欧和其他被压迫民族的文学作品。并与周作人合作,翻译出版了《域外小说集》,写了《人的历史》、《科学史教篇》、《文化偏至论》、《摩罗诗力说》等。1909年回国,先后在杭州、绍兴任教。辛亥革命爆发时,积极组织宣传活动。1912年到临时政府教育部任职。1918年5月,在《新青年》上发表了第一篇白话小说《狂人日记》,从此一发不可收拾。1920-1926年,先后在北京大学、北京女子师范大学任教;1926年赴厦门大学任文科教授:1927年到广州中山大学,任文科主任和教务长,10月,赴上海,开始了更加光辉的战斗历程,1936年10月19日病逝于上海。

目录


题记
我之节烈观
论照相之类
再论雷峰塔的倒掉
未有天才之前
论“他妈的!”
从胡须说到牙齿
坚壁清野主义
论“费厄泼赖”应该缓行

热风
随感录二十五
随感录三十三
随感录三十六
随感录三十七
随感录三十八
随感录五十六 “来了”
随感录五十八 人心很古
随感录六十一 不满
随感录六十二 恨恨而死
随感录六十三 “与幼者”
随感录六十四 有无相通
随感录六十五 暴君的臣民
所谓“国学”
即小见大

华盖集
咬文嚼字(一至二)
论辩的魂灵
北京通信
并非闲话
补白
并非闲话(二)
并非闲话(三)

华盖集续编
小引
无花的蔷薇
无花的蔷薇之二
“死地”
空谈
无花的蔷薇之三
新的蔷薇
马上日记
马上日记之二

而已集
题辞
黄花节的杂感
革命时代的文学
读书杂谈
扣丝杂感
新时代的放债法
魏晋风度及文章与药及酒之关系
卢梭和胃口
文艺和革命
拟豫言

三闲集
匪笔三篇
某笔两篇
无声的中国
“醉眼”中的朦胧
革命咖啡店
《吾国征俄战史之一页》
柔石作《二月》小引
流氓的变迁
新月社批评家的任务
书籍和财色

二心集
序言
“硬译”与“文学的阶级性”
习惯与改革
对于左翼作家联盟的意见
关于《唐三藏取经诗话》的版本
“丧家的”“资本家的乏走狗”
上海文艺之一瞥
以脚报国
新的“女将”
宣传与做戏
知难行难
“友邦惊诧”论
答北斗杂志社问
风马牛
中华民国的新“堂·吉诃德”们
“智识劳动者”万岁

南腔北调集
我怎么做起小说来
谈金圣叹
由中国女人的脚,推定中国人之非中庸,
又由此推定孔夫子有胃病
又论“第三种人”
偶成
家庭为中国之基本
真假堂·吉诃德

伪自由书
观斗
电的利弊
颂萧
从讽刺到幽默
文学上的折扣
中国人的生命圈
“以夷制夷”
新药
“多难之月”
推背图
大观园的人才
不负责任的坦克车
从盛宣怀说到有理的压迫
王化
保留
“有名无实”的反驳
不求甚解

准风月谈
“吃白相饭”
豪语的折扣

“揩油”
各种捐班
四库全书珍本
“中国文坛的悲观”
帮闲法发隐
登龙术拾遗
由聋而哑
男人的进化

看变戏法
双十怀古
重三感旧
“滑稽”例解
外国也有

花边文学
序言
运命
女人未必多说谎
“京派”与“海派”
论秦理斋夫人事
古人并不纯厚
洋服的没落
朋友
清明时节
推己及人
读几本书
一思而行
“此生或彼生”
玩笑只当它玩笑(上)
玩笑只当它玩笑(下)
看书琐记
中秋二愿
考场三丑
略论梅兰芳及其他(上)
略论梅兰芳及其他(下)
骂杀与捧杀

且介亭杂文
序言
运命
儒术
论俗人应避雅人

中国语文的新生
答《戏》周刊编者信

且介亭杂文二集
书的还魂和赶造
人生识字胡涂始
隐士
论讽刺
几乎无事的悲剧
“文人相轻”
再论“文人相轻”
五论“文人相轻”–明术
六论“文人相轻”–二卖
七论“文人相轻”–两伤
“题未定”草(一至三)
从帮忙到扯淡
文坛三户

集外杂文
名字
《绛洞花主》小引
庆祝沪宁克复的那一边
记“杨树达”君的袭来
关于杨君袭来事件的辩证
附录
后记

精彩书摘

  并非闲话凡事无论大小,只要和自己有些相干,便不免格外警觉。即如这一回女子师范大学的风潮,我因为在那里担任一点钟功课,也就感到震动,而且就发了几句感慨,登在五月十二的《京报副刊》上。自然,自己也明知道违了“和光同尘”。的古训了,但我就是这样,并不想以骑墙或阴柔来买人尊敬。三四天之后,忽然接到一本《现代评论》十五期,很觉得有些稀奇。这一期是新印的,第一页上目录已经整齐(初版字有参差处),就证明着至少是再版。我想:为什么这一期特别卖的多,送的多呢,莫非内容改变了么?翻开初版来,校勘下去,都一样;不过末叶的金城银行的广告已经杳然,所以一篇《女师大的学潮》就赤条条地露出。我不是也发过议论的么?自然要看一看,原来是赞成杨荫榆校长的,和我的论调正相反。
做的人是“一个女读者”。
中国原是玩意儿最多的地方,近来又刚闹过什么“琴心是否女士”。问题,我于是心血来潮,忽而想:又捣什么鬼,装什么佯了?但我即刻不再想下去,因为接着就起了别一个念头,想到近来有些人,凡是自己善于在暗中播弄鼓动的,一看见别人明白质直的言动,便往往反噬他是播弄和鼓动,是某党,是某系;正如偷汉的女人的丈夫,总愿意说世人全是忘八,和他相同,他心里才觉舒畅。这种思想是卑劣的;我太多心了,人们也何至于一定用裙子来做军旗。我就将我的念头打断了。
此后,风潮还是拖延着,而且展开来,于是有七个教员的宣言。发表,也登在五月二十七日的《京报》上,其中的一个是我。
这回的反响快透了,三十日发行(其实是二十九日已经发卖)的《现代评论》上,西滢先生就在《闲话》的第一段中特地评论。但是,据说宣言是“《闲话》正要付印的时候”才在报上见到的,所以前半只论学潮,和宣言无涉。后来又做了三大段,大约是见了宣言之后,这才文思泉涌的罢,可是《闲话》付印的时间,大概总该颇有些耽误了。但后做而移在前面,也未可知。那么,足见这是一段要紧的“闲话”。
《闲话》中说,“以前我们常常听说女师大的风潮,有在北京教育界占最大势力的某籍某系的人在暗中鼓动,可是我们总不敢相信。”所以他只在宣言中摘出“最精彩的几句”,加上圈子,评为“未免偏袒一方”;而且因为“流言更加传布得厉害”,遂觉“可惜”,但他说“还是不信我们平素所很尊敬的人会暗中挑剔风潮”。这些话我觉得确有些超妙的识见。例如“流言”本是畜类的武器,鬼蜮的手段,实在应该不信它。又如一查籍贯,则即使装作公平,也容易启人疑窦,总不如“不敢相信”的好,否则同籍的人固然惮于在一张纸上宣言,而别一某籍的人也不便在暗中给同籍的人帮忙。了。这些“流言”和“听说”,当然都只配当作狗屁!但是,西滢先生因为“未免偏袒一方”而遂叹为“可惜”,仍是引用“流言”,我却以为是“可惜”的事。清朝的县官坐堂,往往两造各责小板五百完案,“偏袒”之嫌是没有了,可是终于不免为胡涂虫。假使一个人还有是非之心,倒不如直说的好;否则,虽然吞吞吐吐,明眼人也会看出他暗中“偏袒”那一方,所表白的不过是自己的阴险和卑劣。宣言中所谓“若离若合,殊有混淆黑白之嫌”者,似乎也就是为此辈的手段写照。而且所谓“挑剔风潮”的“流言”,说不定就是这些伏在暗中,轻易不大露面的东西所制造的,但我自然也“没有调查详细的事实,不大知道”。可惜的是西滢先生虽说“还是不信”,却已为我辈“可惜”,足见流言之易于惑人,无怪常有人用作武器。但在我,却直到看见这《闲话》之后,才知道西滢先生们原来“常常”听到这样的流言,并且和我偶尔听到的都不对。可见流言也有种种,某种流言,大抵是奔凑到某种耳朵,写出在某种笔下的。
但在《闲话》的前半,即西滢先生还未在报上看见七个教员的宣言之前,已经比学校为“臭毛厕”,主张“人人都有扫除的义务”了。为什么呢?一者报上两个相反的启事已经发现;二者学生把守校门:三者有“校长不能在学校开会,不得不借邻近的饭店招集教员开会的奇闻”。但这所述的“臭毛厕”的情形还得修改些,因为层次有点颠倒。据宣言说,则“饭店开会”,乃在“把守校门”之前,大约西滢先生觉得不“最精彩”,所以没有摘录,或者已经写好,所以不及摘录的罢。现在我来补摘几句,并且也加些圈子,聊以效颦——“……迨五月七日校内讲演时,学生劝校长杨荫榆先生退席后,杨先生乃于饭馆召集校员若干燕饮,继即以评议会名义,将学生自治会职员六人揭示开除,由是全校哗然,有坚拒杨先生长校之事变。……”《闲话》里的和这事实的颠倒,从神经过敏的看起来,或者也可以认为“偏袒”的表现;但我在这里并非举证,不过聊作插话而已。其实,“偏袒”两字,因我适值选得不大堂皇,所以使人厌观,倘用别的字,便会大大的两样。况且,即使是自以为公平的批评家,“偏袒”也在所不免的,譬如和校长同籍贯,或是好朋友,或是换帖兄弟,或是叨过酒饭,每不免于不知不觉间有所“偏袒”。这也算入情之常,不足深怪;但当佩佩而谈之际,那自然也许流露出来。然而也没有什么要紧,局外人那里会知道这许多底细呢,无伤大体的。
但是学校的变成“臭毛厕”,却究竟在“饭店招集教员”之后,酒醉饭饱,毛厕当然合用了。西滢先生希望“教育当局”打扫,我以为在打扫之前,还须先封饭店,否则醉饱之后,总要拉矢,毛厕即永远需用,怎么打扫得干净?而且,还未打扫之前,不是已经有了“流言”了么?流言之力,是能使粪便增光,蛆虫成圣的,打扫夫又怎么动手?姑无论现在有无打扫夫。
……

前言/序言

  文艺的大众化文艺本应该并非只有少数的优秀者才能够鉴赏,而是只有少数的先天的低能者所不能鉴赏的东西。
倘若说,作品愈高,知音愈少。那么,推论起来,谁也不懂的东西,就是世界上的绝作了。
但读者也应该有相当的程度。首先是识字,其次是有普通的大体的知识,而思想和情感,也须大抵达到相当的水平线。否则,和文艺即不能发生关系。若文艺设法俯就,就很容易流为迎合大众,媚悦大众。迎合和媚悦,是不会于大众有益的。——什么谓之“有益”,非在本问题范围之内,这里且不论。
所以在现下的教育不平等的社会里,仍当有种种难易不同的文艺,以应各种程度的读者之需。不过应该多有为大众设想的作家,竭力来作浅显易解的作品,使大家能懂,爱看,以挤掉一些陈腐的劳什子。但那文字的程度,恐怕也只能到唱本那样。
因为现在是使大众能鉴赏文艺的时代的准备,所以我想,只能如此。
倘若此刻就要全部大众化,只是空谈。大多数人不识字,目下通行的白话文,也非大家能懂的文章;言语又不统一,若用方言,许多字是写不出的,即使用别字代出,也只为一处地方人所懂,阅读的范围反而收小了。
总之,多作或一程度的大众化的文艺,也固然是现今的急务。若是大规模的设施,就必须[需]政治之力的帮助,一条腿是走不成路的,许多动听的话,不过文人的聊以自慰罢了。
鲁迅一九三○年三月

抱歉,此资源仅限VIP下载,请先
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随时与我们联系,只要看见一定及时回复,谢谢。本站内容均搜集于网络,本身不存储任何资源,也不提下载服务,如侵权到您,请提交反馈,我们将配合您第一时间删除。

这本书怎么样?

点击星号为它评分!

平均评分 0 / 5. 投票数: 0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评分!成为第一位为此书评分。

书名:鲁迅杂文经典全集
电子书格式:mobi,azw3,pdf,epub,txt,word
作者:鲁迅
出版社:哈尔滨出版社
ISBN:9787548412205
豆瓣评分:9.2
下载说明: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随时与我们联系,只要看见一定及时回复,谢谢。本站内容均搜集于网络,本身不存储任何资源,也不提下载服务,如侵权到您,请提交反馈,我们将配合您第一时间删除。
0
分享到:

书评0

请先

没有账号? 注册忘记密码?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