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是D.H.劳伦斯最成熟的两部代表作之一(另一部是其姊妹篇《恋爱中的女人》),也是他篇幅最长的一部小说。它以家族史的方式展开,叙述了自耕农布兰文一家三代人的经历与变迁;以英国小说中史无先例的热情与深度探索了有关性的心理问题,通过对三代人的正常与非正常的两性交往的描写寻求建立自然和谐的性关系的可能性。

作者简介

D.H.劳伦斯,1885年~1930年,英国著名小说家、散文家。当过会计、小学教师,曾游历意大利、南美、美图、澳洲等地,瞽在国外居住多年。著名小说有《虹》,《恋爱中的女人》、《查太莱夫人的情人》、《袋鼠》、《雨蛇》等,著名散文有《意大利的黄昏》、《大海与萨丁岛》、《启示录》等,另外还有大量中短片小说和专人画集。其散文语言优美流畅、气势宏大、富含智慧和洞察力,堪称世界一流。

目录

版权信息
译本序
第一章 汤姆·布兰文娶下一位波兰太太
第二章 他们在沼泽农庄上的生活
第三章 安娜·兰斯基的童年
第四章 安娜·布兰文做姑娘的时候
第五章 沼泽农庄上的婚礼
第六章 安娜·维克特里克斯
第七章 大教堂
第八章 孩子
第九章 沼泽农庄的水灾
第十章 日益扩大的生活圈子
第十一章 初恋
第十二章 羞惭
第十三章 男人的世界
第十四章 日益扩大的生活圈子
第十五章 狂欢的痛苦
第十六章 虹

前言

  戴维·赫伯特·劳伦斯(David Herbert Iawrence,1885-1930),现代英国杰出的小说家、诗人、散文家和评论家。他于1885年9月11日生于诺丁汉郡一个煤矿工人的家庭。中学毕业后,在诺丁汉大学受过两年师范教育,当过工人、会计、雇员和中小学教师。1912年开始专门从事写作,以后长期旅居国外,到过德国、意大利等其他欧洲国家以及澳洲和美洲。1930年3月2日,因肺病客死于法国尼斯的旺斯镇。
在短暂的一生中,劳伦斯共写出长篇小说十一部,中、短篇小说七十二篇(内有五篇为未完成稿),此外还有诗歌、散文、剧本、游记、评论等多种,并留下了大量的书信。在他的卷帙浩繁的作品中,最能代表他的艺术观点和创作技巧的是他的小说。他的第一部长篇小说为《白孔雀》(1911),成名作为带有自传性质的长篇小说《儿子和情人》(1913),重要的长篇小说还有《虹》(1915)、《恋爱中的女人》(1920)、《羽蛇》(1926)等,他在病中创作的长篇小说《查泰莱夫人的情人》(1928),由于某些性生活的描写,曾受到抨击和查禁。中、短篇小说集有《普鲁士军官》(1914)、《三中篇》(1923)、《骑马出走的女人》(1928)等。他的一部湮没了半个世纪的长篇小说《努恩先生》(写于1920-1921),经过整理,亦于1984年出版。此外,还有诗集《爱情诗》(1913)、《爱神》(1916)、《鸟·兽·花》(1923)、《三色紫罗兰》(1929)及剧本《大卫》(1926)、《一个矿工的星期五晚上》(1934)等多种。
劳伦斯的作品多以自己家乡的矿区生活和农村生活为素材,并以对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后英国病态社会和病态心理细致的刻画著称。在他的作品中,充分表达了他的哲学思想,体现了他的伦理观和社会观。他认为原始的本能是决定人的行为的最重要的东西,要想把人从资本主义的虚伪道德和物质压迫中解放出来,从社会的束缚中解放出来,就要解放被压制的原始本性——主要是性爱,还包括受压抑的潜意识——他所要求的是这些天生本性的自由和灵与肉的和谐,即以解放人的原始本性,来对抗工业化文明对人的物化、异化,求得人性的复归。劳伦斯作品的基本主题是:反对工业化文明对人的本性的摧残和扭曲,主张人应该在大自然中无拘无束地按本性生活,人只有这样才能得到真正的幸福。由于他的某些作品以犀利的笔锋揭露资本主义文明的罪恶时,又杂有以弗洛伊德观点描写男女情爱的内容,因此在评论界曾褒贬不一,颇多争议。劳伦斯的小说以描写人物感情与心理上的冲突为特色,注重对人物的心理分析,被认为是现代心理小说的开创者之一。而且他的创作既有对传统的继承,又有重大的开拓创新,使现实主义和现代主义有所交融。这一切,对当代西方小说均具有深远的影响。
《虹》是劳伦斯小说中最长的一部,它仍以劳伦斯家乡的矿区生活和农村生活为背景,通过居住在德比郡和诺丁汉郡交界处科西泽村农庄主布兰文一家三代人的经历和变化,透视了英国社会从前期资本主义向资本主义大工业社会过渡的情景。
布兰文家世代居住的沼泽农场原本宁静、安谧,充满田园气息,可是到了十九世纪中叶,在他们村子的附近开掘了一条运河,铁路也随之在不远处通过,邻近的伊尔克斯顿等地还开办了煤矿,出现了煤矿村。此时,老农庄主的小儿子汤姆接管了这份家业。他是个典型的英格兰自耕农,娶了个带着女儿的波兰寡妇,但由于文化和心理上的差异,他们之间的感情并不和睦,汤姆对继女安娜倒是宠爱有加。安娜长大后,和汤姆的侄子花边设计师威廉结婚。婚后的家庭生活同样也不美满,再次出现了心灵上的扭曲和不和谐。他们的大女儿厄休拉是本书后半部分的主人公,由于受家庭影响,她成长为一个任性自负、桀骜不驯的姑娘,并和一个波兰流亡贵族安东,斯克里本斯基相爱。后来,她当上小学教师,由于善待学生,反遭学生欺侮,并引起校长、教师的不满,于是她不得不改用严厉惩罚来对付学生。两年后,她放弃教职,上大学继续学习,但内心深感痛苦,觉得教育制度已经腐败,学校正在把人培养成无情无义之辈,机械地为某种强加的制度服务,大学已不过是一家虚假的店铺和仓房,惟利是图是它惟一的目的,它也不生产任何东西。它冒称为了知识的神圣价值而存在。可是,知识的神圣价值已经变成物质财富之神的走狗。而社会制度则更加腐败堕落。因而她不再关心学业,终日痴迷于和安东的恋情,试图在狂热的肉欲放纵中解脱自己的灵魂。但安东对现存制度深信不疑,热衷于殖民主义战争,他们在思想观念和心灵上的严重分歧,终于使两人分了手,安东去了印度。当厄休拉发现自己已经怀孕,给他去信告知,安东的回电竟是“我已结婚”。流产后的厄休拉大病了一场,经过这一连串的希冀、激情、失望、彷徨和痛苦之后,在一个雨天的下午,她仰望着天边出现的一道彩虹,遐想着、憧憬着美好的未来。
从题旨上看,本书表面上是一部跨越三代人的家史,实际上是对正在分崩离析的社会生活的剖析,也是对破坏自然,摧残人性,使人物化、异化,瓦解人和人之间友爱关系的工业文明的揭露和谴责,它把社会主题和个人主题作了完美的结合。从艺术手法看,《虹》虽然仍较多地采用现实主义的传统手法,对于环境的再现,日常生活的描述等,均生动细腻,自然真切,但不可否认,这是劳伦斯创作旅程中从现实主义向现代主义过渡的一个转折点。书中弥漫着神秘朦胧的象征,充满熨帖人微的心理描写和震撼心旌的激情。这一切都使我们深深体会到,劳伦斯不愧是现代主义小说的开创者之一,《虹》这部小说确实有着永久的魅力。
宋兆霖
2006年春于浙江大学求是村

精彩书摘

  布兰文家世世代代都居住在沼泽农庄上。在这片大草原上,洗耳河蜿蜒曲折,懒懒地流过夹岸的赤杨树,形成了德比郡和诺丁汉郡的分界线。大约两英里之外,在一座小山上耸立着教堂的尖塔,这小镇上的房屋似乎也都吃力地向着那座小山爬去。布兰文家的任何成员在田野里劳动的时候,只要一抬头就可以看到那伊尔克斯顿的教堂尖塔和它背后的清澈的蓝天。所以,当他再次低头向着平坦的地面的时候,他就会知道在远处,在他的那边和上面,还有一样更高的东西站立在那里。
在布兰文家的人眼睛里总露出一种仿佛正期待着什么的神情,他们仿佛都十分急切地在盼望得到一件什么他们根本不知道的东西。他们似乎已为那即将来临的东西做好了准备,他们脸上总挂着一个继承人的那种无忧无虑、安心等待的神态。
他们这一家人全都皮肤白嫩,生气勃勃,说话慢条斯理,他们可以毫无保留地向人吐露自己的胸怀,但是你得等着他们慢慢来;所以你完全可以看到他们的眼神如何从欢笑转向愤怒的整个过程:一种充满情谊的开朗的笑,转向一种充满激情的愤怒;简直要经历遍变天时天空所显现的各种色调。
生活在富饶的、他们自己的土地上,又靠近一个日益发展的市镇,他们已经完全忘了什么叫做艰苦的日子。他们从来也不是很富有,因为一代一代总是有很多儿女,聚集的一点财产一次一次都给分散了。可是在沼泽农庄上,生活永远是很富裕的。
就这样布兰文家族一代又一代地生活下去,没有对贫困的恐惧,他们十分勤劳,只是因为他们身上有使不尽的气力,并不是因为缺钱。他们也从不挥霍浪费。他们完全知道最后一个便士的重要性,本能使他们连吃剩的苹果皮也不愿随便扔掉,因为那可以用来喂牛。但他们置身其中的天和地是那样的富饶,这难道还会有完结的时候吗?春天他们感觉到生命的液汁在奔流,他们知道那个永远挡不住的浪潮,每年都会涌过来撒下新生的种子,然后又退走,在大地上留下新生的一代。他们知道天地阴阳的交合,知道被胸怀和肚腹吸收的阳光,在白天吸进的雨水,以及秋风带来的一片赤裸裸的景象,这表明到这时鸟巢已经不再需要掩盖了。他们的生活和彼此的关系也就是如此;土壤打开它的垄沟接受他们种下的种子,经过他们的耕耘变得是那样平整和柔和,有时像欲念一样老粘在他们的脚上。在庄稼成熟等待收割的时候,它又会变得那样的坚硬和冷静,而他们却无时不在地感觉到这土壤的脉搏和它的身体。玉米摇晃着它的像丝绸一样的嫩苗,它的光泽也在看见它的人们的四肢上浮荡。他们捏住奶牛的奶头,奶牛生产牛奶,并贴着人的手一次一次地搏动,奶牛奶头中的血液跳动的脉搏和人手上的脉搏交融在一起。他们骑上他们的骏马,把自己的生命交给自己紧紧夹住的两腿,他们把马匹套上马车,然后用他们的紧握着缰绳的手,强迫他们的马违反自己的意愿气喘吁吁。
秋天鹧鸪鸟开始呜叫,成群的鸟儿像喷出的扇面状的水花一样飞向休耕地上,白嘴鸦出现在灰暗的含水欲滴的天空,然后呱呱呱地叫着飞进寒冷的冬天。然后,男人安静地坐在自己家的火炉边,无所挂念的妇女在他们的身边来回活动,一天的生活、牛群、大地、庄稼和天空充实了他们的四肢和身躯,男人们坐在火炉边,头脑几乎已经停止活动,可是他们的血液,经过一天不停的操劳却正在沉重地流动。
妇女们的情况完全不同。在她们身上也有因和血肉之躯相接触而带来的困顿感,给小牛喂奶,喂养成群奔跑着的小鸡,以及在把食物强塞进小鹅的喉管时,她们所感到的小鹅脖子上的脉搏的悸动。可是妇女们却跳出这火热的、盲目交往的农庄生活,让自己的眼光转向远处那个空谈的世界。她们完全能意识到那个能说话、能发表意见的世界的嘴唇和思想,她们能听到从远处传来的声音,她们始终支着耳朵在听着。
对男人来说,只要土地在他们的犁耙下翻腾,为他们打开它的垄沟,只要和风能吹干潮湿的麦粒,能让新生的玉米苗打着转儿翻起一阵阵轻快的波浪,那就完全够了;对男人来说,如果他们能够帮着母牛生产,或者在谷仓下面挖出一窝耗子,或者用他们的手猛地一击打翻一只小兔儿,那就完全够了。他们知道在他们的血液中,在大地和天空、野兽和绿色的庄稼之中,有那么多的温暖、生殖力、痛苦和死亡,他们和所有这些东西有着那么频繁的交流和交往,因而他们的生活是那样的充实,甚至是过于充实了,他们的感官应接不暇,他们的脸永远转向血液所发出的热,永远直视着太阳,由于长期呆望着生殖的源泉而眼花缭乱,简直无法回头了。
可是女人所需要的却是另一种形式的生活,一种并非整天和血肉之躯接触的生活。她们的住房面向着农庄和田野之外,眺望着大路和那建有教堂和大院的村庄,眺望着远处的另一个世界。她们站起来,观望着远处那林立着无数城市和政府的世界,观望着男人们积极进行活动的那片使她们感到十分神秘的土地,在那里各种机密都被公开,人的各种欲望都能得到满足。她们向外望着那男人统治一切和进行创造的地方,她们既已把她们的脸从跳动着的生活的脉搏转开,以此为其后盾,她们便竭力要去发现远方的世界,以扩大自己的视野、活动范围和自由;而布兰文家的男人们却始终只是内向地望着那充沛的生育的活力,那种活力似乎正被永远不停地注入他们的血管。
她们既然必须朝外看,就总是从自己的房子前面,看着外面广阔世界中的男人们的各种活动;而她们的丈夫却总是朝房后看,看到天空、收获、牲畜和土地,她们擦亮眼睛要看看男人们在寻求知识方面所进行的战斗,她们极力要听一听他们在获得胜利之后说了些什么,她们的最深刻的愿望已和她们所听到的战斗声连接在一起了,那战争正在她们完全不熟悉的那个世界的边缘进行着,离开她们是那样的遥远。她们也希望知道那些参战的成员,并希望自己能够参加战斗。
抱歉,此资源仅限VIP下载,请先
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随时与我们联系,只要看见一定及时回复,谢谢。本站内容均搜集于网络,本身不存储任何资源,也不提下载服务,如侵权到您,请提交反馈,我们将配合您第一时间删除。

这本书怎么样?

点击星号为它评分!

平均评分 5 / 5. 投票数: 1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评分!成为第一位为此书评分。

书名:
电子书格式:mobi,azw3,pdf,epub,txt,word
作者:[英] D·H·劳伦斯
译者: 黄雨石
出版社:上海译文出版社
ISBN:9787532753635
豆瓣评分:8.5
下载说明: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随时与我们联系,只要看见一定及时回复,谢谢。本站内容均搜集于网络,本身不存储任何资源,也不提下载服务,如侵权到您,请提交反馈,我们将配合您第一时间删除。
0
分享到:

书评0

请先

没有账号? 注册忘记密码?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