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牙

  《白牙》讲述了一只幼狼从荒野中进入人类文明世界的故事:它诞生于荒野,幼年时目睹了弱肉强食的世界。而后,偶然的巧合把”白牙”从荒野带到人类的身边。然而,人类营地的生活使其变的孤僻、残忍、充满敌意。在恶人的虐待和操纵下,使白牙变得比以往更加凶残,成为了一只充满仇恨与杀戮的”斗狼”。但最后因祸得福,被善良的新主从死神手上救回,并用爱感化了它,最终,白牙从一只嗜血成性的猛兽变成了忠诚救主的”福狼”。

编辑推荐

  ◆2019全新译本;《野性的呼唤》姊妹篇。
◆不可以被打倒的精神,不驯顺的野性,与荒野的较量,让你找回生命的原始力量。
◆畅销百年的热血经典,真正的硬汉文学。”一个人说他要输,就已经输了一半。”
◆《白牙》作为有史以来伟大的动物小说之一,吸引了不同年龄、不同阶层和不同文化的读者。
◆外封特选动感白手揉纸,全面呈现极寒之地雪原风貌。

作者简介

  杰克·伦敦│1876.01.12-1916.11.22
作家、记者、远洋水手、探险家

生于美国旧金山
17岁登船捕鲸,到达日本海岸
20岁考入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
次年加入克朗代克”淘金热”,前往阿拉斯加
28岁赴远东采访日俄战争
30岁自建船只环游世界
1916年11月,服用药品过量在自己的农场逝世,时年40岁
代表作:《野性的呼唤》《热爱生命》《白牙》《海狼》《马丁·伊登》等

译者:
雍毅复旦大学外国语言文学学院副教授。上海外国语大学英语硕士,纽约州立大学文学硕士。译有《汤姆·索亚历险记》《哈克贝利·芬历险记》《马克·吐温短篇小说精选》;译作《胎记》和《黑面纱》被收录于《50:伟大的短篇小说们》

精彩书评

◆”文笔犀利敏锐,不落俗套,并有悲天悯人之情怀,二者交融一起,行诸笔端,使《白牙》一枝独秀,无出其右。”–《纽约时报》
◆”没有一个作家比杰克·伦敦更能作为时代更为出色的发言人。他打破了冻结美国文学的坚冰,使文学与生活产生了有意义的关联。”–菲利普·方纳
◆”杰克·伦敦是位不可思议的作家,他可以从多重意义上或者各个方向上让人趣味盎然地解读。”–村上春树

目录

第一部
第一章初嗅肉味
第二章母狼惊现
第三章饿狼嚎叫
第二部
第一章狼牙大战
第二章寻洞安巢
第三章灰毛狼崽
第四章墙外世界
第五章肉食法则
第三部
第一章造火神人
第二章身陷囹圄
第三章营中弃崽
第四章神之足迹
第五章卖身契约
第六章饥荒来袭
第四部
第一章同类公敌
第二章神人发怒
第三章为恨所困
第四章死神附体
第五章桀骜不驯
第六章有爱新主
第五部
第一章长途远行
第二章初到南方
第三章神之领地
第四章同类召唤
第五章安睡之狼
《白牙》译后记

精彩书摘

第一章初嗅肉味
冰河两岸,云杉树森然林立,宛如蹙眉。树上挂着的白霜刚被一阵寒风吹落,树枝斜坠,相互依偎,在渐暗的天光中,黑魆魆的,似有不祥之气。
无边的沉寂笼罩着大地。大地更是一片凄凉–死气沉沉,不见动静,寂寥冷清–就连大地的神情也愁苦凄惨。
这片凄凉的大地仿佛暗藏一丝笑意,但这笑意却比悲伤更可怕–就像斯芬克斯1的微笑那样忧伤,又如寒霜一样冰凉,带着几分不可一世的霸气。它是高高在上、不可言喻的不朽智慧,似在嘲笑生命的徒劳和求生的无望。它是荒野,是野蛮,是天寒地冻的北国荒原。
然而在这荒原之上,到处是不屈的生命。冰河上,一群狼狗正在费力前行。它们的气息刚一呼出就立刻凝聚,化作气沫四散飞溅,落在粗硬的毛上,结成晶莹的冰霜。狼狗身上套着皮轭,轭上连着皮绳,绳头系着雪橇,狼狗拉着雪橇在雪地上费力前行。雪橇是用坚硬的桦木做的,没装滑板。它的前端上翘,形如纸卷,为了能从前方波浪般涌起的柔雪上压过。雪橇上牢牢捆着一只狭长的木箱,还放着别的东西:几条毛毯、一把斧头、一只咖啡壶和一口平底锅。但最显眼的,是那只狭长的木箱,占去大半个雪橇。
狗队前,一个穿着宽大雪地靴的男人在艰难前行。雪橇后,另一个男人在费力跟进。雪橇上的木箱里,还躺着一个男人,他的劳役已经结束–他已被荒野打垮,再也无力挣扎,不能行动。荒野从不喜欢有人行动,但生命总是冒犯荒野,因为生命在于运动,而荒野的目的就是摧毁运动。它冻结江河,不让流水归入大海;它逼出树木的汁液,直至坚硬的树心也被冻结。而它最残暴恐怖的一面,则是欺压人类使之屈服–而人类,又是最不安分的生灵,总是忤逆自己的格言:一切运动终将停止。
可是,两个男人的生命并没停止。他们无所畏惧,不可战胜,一前一后,正在雪地里艰难前行。他们身上裹着鞣制的皮袄,嘴里呼出的气息已凝聚成霜,睫毛、脸颊和嘴上已结成晶莹的冰凌,面孔无法认清,俨然戴着鬼面具,仿佛幽冥地府为鬼魂举办葬礼的差役。但在面具之下,又的确是两个活人,穿行在荒凉沉寂又仿佛在嘲笑他们的雪地上。而这两个渺小的冒险家,却执意要来一场惊天动地的冒险,以其微弱的身躯对抗威力无比的冰天雪地;但冰天雪地却像太空深渊,遥不可逾,陌生诡异,了无生气。
他们一路走来,默默无语,为了节省力气。四周一片沉寂,仿佛触手可及,压在他们心头。这股压力之于他们的心灵,犹如深水的压力之于潜水员的身体。他们承受着漫无边际的压力,无法抗争,心灵被压入灵魂深处最幽僻的一隅复又压出。犹如葡萄榨汁,将人类灵魂中一切虚假的热情、得意和自负,统统挤压出去,直到他们发现,原来自己竟是如此渺小卑微,如同尘埃微粒,在许多大而无形的元素和各种自然力的交互影响下,仅凭一点小把戏和小聪明苟且前行。
一小时过去,又一小时过去。短暂无日的灰暗天光开始消退。一声微弱的嗥叫从远方响起,回荡在宁静的夜空。骤然升高,达到极限,悸动慌张,延续片刻,又逐渐消失。叫声带有饿狼似的凄厉凶猛,不然人会以为是亡灵的哀号。前面的男人转过身来,与后面的男人遥相对望,两人隔着狭长的木箱,彼此点头示意。
叫声再次响起,如针一般尖利,刺破宁静的夜空。两人都已听出叫声在哪里,就在身后他们刚刚走过的那片雪域。叫声复又响起,是应和的叫声,同样是在身后,却在刚才那个叫声的左侧。”比尔,它们追上来了!”前面的男人说。
声音听来嘶哑失真,分明已用尽气力。”肉不多了,”后面的男人说,”几天来,连只兔子的影子
都没看见。”两人不再言语,侧耳倾听身后接连传来的嗷嗷捕猎声。
夜幕降临,两人将狗群赶进冰河畔的一片云杉树林,生火扎营,准备露宿。棺木–就是雪橇上的那只木箱–已停放在篝火旁,可坐亦可当饭桌。离火不远处,几条狼狗围成一团,嗷嗷乱叫,并无一条有想要离群逃走的迹象。
“亨利,好像它们离火太近了。”比尔说。亨利蹲在篝火边,往咖啡壶里放了一块冰,点了点头,但
没吱声,然后往棺木上一坐,吃起东西来。”它们知道躲在哪里安全。”他说,”它们宁可吃蛆,也不
当虫。这些狗聪明得很。”比尔摇了摇头:”哦,我看未必聪明。”他的伙伴用奇怪的眼神打量着他:”头一回听你说它们不
聪明。””亨利,”比尔故意使劲儿嚼着嘴里的豆子,”刚才我给它
们喂鱼的时候,它们一直闹腾,你看见没有?””它们的确比平时闹得凶。”亨利表示赞同。”亨利,咱们有几条狗?”
“六条。”
“可是,亨利……”比尔停顿片刻,为使话语更有分量。”是这样,亨利,我们有六条狗,我从袋子里拿了六条鱼,给
每条狗喂了一条鱼。可是,亨利,鱼少了一条。””你数错了。””我们有六条狗。”比尔平心静气,把刚才的话又重复一
遍,”我拿了六条鱼。独耳没吃上。后来我又从袋子里拿了一条给它。”
“我们只有六条狗。”亨利说。”亨利,”比尔又说,”我看不止这个数,吃上鱼的狗有七条。”
亨利不再吃豆,目光掠过火堆,开始清点狗数。”现在还是六条。”他说。”我还看见一条,往那边的雪地跑了。”比尔冷静而又肯定,”我总共看见七条。”他的伙伴带着怜悯的目光,看着他说:”等跑完这趟差,我简直开心得要死。”
“什么意思?”比尔不解地问。”我是说,咱们的压力太大,把你搞得神经错乱,都产生
幻觉了。””我也怀疑。”比尔神情庄重,”所以我刚才看见有一条往
那边跑了。我还特意过去看了看,发现雪上有不少爪印,就把狗又清点了一遍,结果还是六条。爪印就在那边的雪地上。你要不要看?我带你去。”亨利默不作声,只是大口嚼着豆子,直到全部吃完,又喝了一杯咖啡,然后拿手背抹了抹嘴,这才开口:
“那么你估计……”一声凄厉悠长的嗥叫又在黑暗中响起,打断他的话音。他
侧耳细听,伸手指着叫声响起的方向,问:”那就是跑走的那条?”
比尔点了点头:”我他娘的一猜就是它,不会是别的。你刚才不也看见狗在闹腾嘛。”
叫声不断,夹杂着应和的嗥叫,一声接一声,沉寂已变成喧嚣。叫声四起,狗群受惊,挤作一团,凑向火旁,毛也烧焦了。比尔又往火里添了一些木柴,然后点上烟斗。
“看你愁眉苦脸的样子。”亨利说。
“亨利……”比尔若有所思地吸了一阵烟斗,接着说道,”亨利,我看比起你我,这老家伙他娘的可真够幸运。”
他用拇指戳了戳坐在屁股底下的木箱,指的是里面躺着的那个死人。
“亨利,你我死后,尸体上要是能多压一些石头,不让狗给吃了,那也算幸运。”
“可是,咱俩又不像他,身边没人又没钱,也没别的东西。”亨利说,”长途送葬,你我绝对办不起。”
“我就纳闷,亨利,这家伙何苦呢,好歹也是个乡绅老爷,不愁吃穿,还有毛毯,何必要来这种像世界尽头一样的鬼地方–我真不明白。”
“他要是待在家里,没准还能活得很长。”亨利表示赞同。比尔欲言又止,伸手指向四围逼人的夜幕。茫茫黑暗中,不见一丝形影,只有一对发光的眼睛,就像两块燃烧的火炭。
亨利点头示意,又出现一对眼睛,复又出现一对。顷刻间,一对对发光的眼睛,已将宿营地团团包围。其中的一对,还不时移来动去,时而消失,时而出现,忽明忽暗。
狗群越加躁动不安,惊慌失措,一片混乱,纷纷窜到火旁,紧紧依偎着主人,蜷缩在他们腿边。混乱中,一条狗被挤到火边,毛被烧焦,疼痛惊恐,嗷嗷狂叫,一股煳味登时弥漫在空气中。这一阵骚乱,惊动了那一圈发光的眼睛,它们不安地移来动去,略微退后一丁点。狗群又平静下来,那一圈眼睛也不再移动。
“亨利,子弹快完了,真他娘的倒霉。”比尔已吸完烟斗,在帮同伴打地铺。饭前他已在地上铺了
一层云杉枝,此刻正把皮褥和毛毯在树枝上展开。亨利嘴里咕哝着,开始解鞋带儿。
“你还剩几颗子弹?”他问。
“三颗,”比尔回答,”要是有三百颗,就叫它们尝尝我的厉害,该死的东西!”
他冲着那些发光的眼睛狠狠挥了挥拳,然后将麂皮鞋小心支在火堆前。
“这大冷天的,赶紧过去就好了,”比尔说,”两个星期一直零下五十度。我真不该出来跑这趟差,亨利。我看这地方好
像有问题,不知怎的,总觉得有点不对劲儿。我就盼着跑完这趟,早点交差,然后咱俩就上麦加利堡,围着火炉打牌去–我就这点愿望。”
亨利咕咕哝哝钻进地铺,刚打起盹,又被同伴叫醒。”喂,亨利,你说那条狗过来吃了一条鱼–别的狗怎么没咬它?我闹心的就是这个。””比尔,你闹心的事太多。”亨利迷迷瞪瞪地回答,”你以前从没这样过,赶紧闭嘴,睡上一觉,明天早上一切都会好的。你胃里反酸,所以闹心。”
两人合盖一条毛毯,并排而睡,呼吸沉重。篝火越来越小,即将燃尽,他们先前所见营地外围那一圈发光的眼睛,也越移越近。狗群吓得挤作一团,对着移近的一对眼睛,不时发出恐吓的嗥叫。一阵巨大的喧闹,惊醒了比尔。他小心地爬出地铺,以免弄醒同伴,又往火堆添了些木柴。及至火焰升高,那一圈眼睛又往后移动几步。他扫一眼挤成一团的狗群,揉了揉眼,定睛细看一遍,又钻进毛毯。
“亨利,”比尔大叫,”喂,亨利。”亨利呻吟着从梦中醒来,问:”怎么啦?”
“没什么,”比尔回答,”就是又多出一条,我刚数过。”亨利哼了一声,表示他已听到这个消息,复又睡去,很快鼾声隆隆。
次日早上,亨利首先醒来,唤起同伴。虽然已经六点,但离天亮还有三个钟头。亨利摸黑准备早饭,比尔则卷起毛毯,准备给狗套上雪橇。
“喂,亨利,”他猝然问道,”你说咱们有几条狗?”
“六条。”
“错。”比尔得意地回告。
“又是七条?”亨利反问。
“不,五条,一条不见了。””见鬼!”亨利一声怒吼,丢下正烧的饭,清点狗数。”没错,比尔,”他断言,”小胖不见了。””它跑起来就像闪电似的,可能雾大没看清吧。””绝不可能,”亨利断言,”它们把它活活吞进肚子里了。
我敢肯定,落入口中时,它还在呻吟,那帮该死的畜生!””它本来就是一条笨狗。”比尔说。”但也不该笨到跑去找死。”他用搜寻的目光视察着剩下的狗,立刻总结出每条狗的性情。”我敢肯定这几条绝不会跑掉。”
“就是用棒打,它们也不会离开火堆。”比尔赞同,”我总觉得小胖有点不对劲儿。”
权当这是一句祭文,为北国雪道上一条死狗而作–比起许多狗乃至许多人的墓志铭,这句祭文有过之而无不及。

 

资源下载此资源仅限VIP下载,请先
本站仅作书籍推荐,不提供下载服务。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与我们联系,看见一定及时回复,谢谢。如有疑问,请提交反馈

这本书怎么样?

点击星号为它评分!

平均评分 1 / 5. 投票数: 1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评分!成为第一位为此书评分。

书名:白牙
作者:[美] 杰克·伦敦
译者: 雍毅
出版社: 三秦出版社
ISBN:9787551819565
豆瓣评分:8.9
本站仅作书籍推荐,不提供下载服务。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与我们联系,看见一定及时回复,谢谢。如有疑问,请提交反馈

评论0

请先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
'); })();